小说520 > 综合其他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第147章: 有话想要说
    叶宋在榻几上的棋盘旁边坐了下来。《+棋+子+小+说+网 .更多更全》她看了看黑白棋子被一丝不苟地装在两边的棋盒里,且干净得不染一丝尘埃,道:“不用去准备其他,你有办法联系上苏公子吧,等他忙完以后便告诉他,我在这里等他,有话要对他说。”

    老板愣了一愣道:“说来公子也很久没到这里来坐一坐了。”

    叶宋拈了一只黑色的棋子,放在了棋局上,道:“许是他近来都很忙吧。”

    “那小姐可能要等一阵子了,我试着去联系归已大人试试看。”

    叶宋没有再吭声,那老板便轻手轻脚地出去了,并带上房门。不管等多久,接下来叶宋只需要等着便是,因为只要联系到了归已,苏若清便也就知道了叶宋在这里等他。他一定会来的,若是不来的话,也就意味着两人已经没有了相互见面的必要了。

    不一会儿,老板忙上忙下地准备,上茶和点心都是他亲力亲为。房间里还放上了两个取暖用的炉子,炉子里放了香木,房间里很快便被哄得又暖有香。

    她习着往常苏若清在这里时独自一人度过闲暇时光的样子,一人下着双手棋。不知不觉到了午时她也不知道,只是觉得一旦心平气和下来决心做某件事的时候她便有的是耐心。就连老板进来问她中午想吃什么的时候,她也丝毫感觉不到自己饿了,也一时想不起来想要吃什么,便道:“暂时还不急。”

    过了午时,天空果然又黑压压一片阴沉了下来。叶宋一局棋下了许久,每走一步都带着费神的思忖。后来只剩下一局残局的时候,门忽然被推开,苏若清黑衣带进来满身的寒气,落在肩上的发丝也微微有些湿凝。

    窗边垂落着淡色的烟纱,把光线一丝不漏地盈了进来,但外面的视线却朦朦胧胧的不甚清晰。叶宋抬起头看了苏若清一眼,云淡风轻带着淡淡的笑意,道:“忙完了?我还以为须得再等一阵子你才能来。外面下雪了吗?”

    苏若清微微有些怔愣,随手脱掉了身上的外裳挂在门边的架子上,语气十分轻柔,说道:“阿宋,为什么不吃午饭?”

    叶宋笑着反问:“那你吃了吗?”

    苏若清一顿。他听说了叶宋在等他,忙完了手里的事情也是连一顿饭都来不及吃便匆匆出宫赶来了。于是苏若清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对着门外的老板道:“一会儿把饭菜送到房间里来。”

    叶宋冲他指了指棋盘对面的位置,苏若清便到她对面坐下,低头看了看那棋局,轻声问道:“是你下的?”

    叶宋道:“你看这里还有别人吗?你应是忙起来多日不碰这双手棋,我独自一人钻研了一会儿才领悟了其中九牛一毛,下这棋不是因为寂寞,而是自己在和自己较量,个中滋味也只有自己才能明白。我棋艺一直不好,你来看应该一下子就能破解吧?”

    苏若清手支着下颚,思忖着点点头,道:“进步还是很大。”

    叶宋似笑非笑:“说明我还没有彻底荒废。”

    老板的效率忒高,不一会儿便把饭菜送进了房间里面,虽然看起来不奢华也不铺张浪费,但菜肴十分精致,也仅仅只是两个人的分量,都是按照叶宋的口味来布置的。

    叶宋不客气地举筷开吃,一边吃还一边津津有味地啧啧道:“这些,是你一进来之前就点好的?不然那老板怎么会如此通透呢?”

    苏若清给她夹了一块爆炒鳝段儿,微微笑道:“这有何不可,你定然是饿了,饿了就多吃一点。”他们从上次在城郊别庄一别之后就再也没单独两人聚在一起这么平静地吃过一顿饭了。苏若清就得有一种预感,吃一次机会便少一次,或许这就是最后一次也说不定。

    叶宋吃得正兴起,道:“先前倒不觉得饿,看见了吃着了吃会觉得越来越饿。我记得你的口味偏清淡,这些全部是我爱吃的,你为什么不点一两个你爱吃的菜呢?”

    苏若清的声音温沉而清润,道:“每日在宫里的膳食都是按照我的喜好来的,难得有机会将就你一次,就尽量将就你吧。”

    叶宋手中的筷子停顿了一下,旋即继续大口吃饭,将不该有的种种情绪全部掩藏进心底里,道:“那我便不客气了。”

    饭食间,两人一句过多的话都没有多说。等到吃完饭以后,老板进来收拾了桌子,换上一壶茶。叶宋依靠着坐在窗边,单手撑着额头细细地瞧着外面街上空落寂寥的景象,一片片细小的雪花缓缓飞下,隔着烟纱落在湿润的窗棂上。苏若清给她斟了一杯袅袅热茶,如若无事地闲话道:“听说今日你大哥大嫂启程离京了。”

    “啊,”叶宋呡了一口热茶,唇齿留香,懒洋洋道,“他们去了狨狄了。大哥打算今年陪着嫂嫂在她狨狄的家乡里过年。”说着就偏过头来看看苏若清,笑说,“既然有人在你耳朵边说了那必然是可靠的消息,你又何故再问我一遍呢?”

    苏若清转而又道:“那么,你在这里等了我那么久,是有什么话想要对我说?”

    叶宋想了想,道:“苏若清,我再陪你下两局棋吧。”

    苏若清挑挑眉,心却开始剧烈下沉,道:“可不可以不下,今日我没有兴趣下棋。”

    叶宋已经坐在榻几上,把纷乱的棋局理顺,将白子黑子重新收回来装进棋盒里,仰头看着他略显苍白的面色,道:“可能以后一辈子我都不会再碰这个东西,今日算是最后一次,你真的不下吗?”

    最终苏若清还是坐了下来,叶宋已经先行开始往棋盘上落子了。苏若清清瘦若削的手指间夹着一枚白子,第一次像个耍赖的小孩子一般道:“今日你有什么话也不要说,我不想听。”

    叶宋却置若罔闻,道:“这次多谢你。”

    苏若清没有回答,无声落下白玉棋子。

    叶宋便又看他一眼,眼神坦然,道:“不管你是基于什么样的原因,这次没有为难我大哥,我都真心地谢谢你。比起你有你的谋划,我更愿意相信是我为我大哥求情而打动了你,不带有任何的政治色彩。”她眼角笑开,有一种堪比冷梅一样的媚骨,“只是我不知道我有没有那样的魅力。你不用开口说什么,就只听我说也可以,就只当是我潜意识里认为的那样,又有什么不好?”

    没多久的时间,棋盘上了摆放了小半的错落有致的黑白棋子。叶宋棋艺本来就差苏若清一大截,如今又分心来说话,若是苏若清愿意,他只需找一个并不难的突破口就能让叶宋一败涂地。只不过他俩要的不是输赢,要的只是一段闲暇时光。

    “这人生如棋的道理谁都懂。”叶宋拿着棋子,细细端详,缓缓说道,“面对这么大一个棋局,想要落在什么位置,不是每颗棋子想怎样就怎样的,别忘了还有一个执棋人。快意人生,自在逍遥,听起来好听至极,可是这世上又有几人能够真正地做到十分潇洒。人生在世,总会有这样或者那样的牵绊,而这些牵绊便结成了一个局,自己不是执棋人,自己只是被困局中,任由世事拖累。”

    “你的位置、责任和担当,是你的执棋人;于我而言也是如此。”

    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苏若清露了一个他平时根本不会露放破绽,叶宋追着那破绽开始进行另一番角逐。她声音放轻,轻得像是一场梦,呢喃道:“苏若清,真正该跟你说声对不起的人是我。”

    苏若清手指端地一颤,皱着眉头看着叶宋,眼里有什么东西如琉璃,一碰就会碎成泡沫。他道:“阿宋今天不许说这些,什么都不要说。”

    叶宋低眉浅笑,模样美丽极了,道:“我时常会想起,初初遇见你的那段日子。那时这个世界的轨道对我来说永远都是背离的,让我看不到一点好,兴许你就是上天对我的额外照顾了。就像是一幅美丽的画卷,描绘了一个崭新的山水世界,公子如玉,若你有情我有意,不介意我有过一段失败的婚姻,相处得差不多了我便嫁你,一辈子不短不长地这样过去了。”

    “我是一点都没想过你是当今皇上啊,就在我以为我终于快要得到自由可以走向你的时候,你却给了我当头一棒,瞬时把我敲醒。”叶宋摇了摇头,“但我是在最清醒的时候爱上你了。嫁人当嫁苏若清,只是我永远没可能了。”

    “你这辈子犯的唯一的错误可能就是知道我是将军之女还要与我继续,而我犯的最大的错误却是看清了你的位置却无法停得下来。”叶宋看着苏若清的眼睛,认真说道,“你知道吗,即使你是皇上我也有想过要嫁给你。就算一辈子被锁在深宫、伴你身旁,就算后宫三千我只是其中之一,我有尝试着和你正确地相处,只是我越在宫里留一日便越是看清我执着下去终有一天会落得的下场。”最后一句话她说得笃定而平静,“我会变成第二个李如意,一生不能有孩子,费尽心思与别的女人争来抢去,只为多争一点你那注定被分割的宠爱。”(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25/25926/)--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