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520 > 综合其他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第210章: 她已经死了
    索性不久,这猎户家的男主人就回来了。他时常在山里打猎,将打来的猎物拿去城门卖,可最近兵荒马乱,他也知晓一些外面的事情,一天都不敢松懈,打来的猎物也都全部做成肉干堆在家里,企图安稳度过这场混战。

    如今碰到了陈明光和苏静,猎户并没有如他妻子那样惊慌失措。他一眼便看出两人是军人,他是北夏的子民,岂会不伸出援手,因而一听陈明光说了个大概,二话不说当即引二人进屋。而猎户家夫妇这才注意到苏静怀里还抱着个人。

    夫妇腾出一张空床来,让苏静将叶宋放在床榻上。他自己来不及歇口气,让陈明光照顾好叶宋,自己转身就出去了。

    陈明光问:“将军要去何处?”

    苏静边走边道,头也不回:“我去给阿宋找药,她后背中了箭伤。”

    猎户怕苏静在深山老林里迷路,赶紧抓了一盏油灯追出去,让他带着油灯去。家里没有什么药材,但这山林里却有很多的草药,猎户在外打猎时难免有被野兽所伤的时候,便是就地找山林里的草药了事的。

    苏静一头就扎进了浓密的树林里,他手里的一盏油灯光线十分微弱,没多久就彻底消失在林子中。陈明光看向苏静消失的方向,心中很是复杂伤痛。他回头看着床上平静躺着的叶宋,灯光下她显得那样安静,就是脸颊和身上全是血迹……明明她已经……

    猎户家的妇人是一个心地善良而又仔细的人,她见叶宋伤成这样,连忙去拿了干净衣服和烧了热水来,准备帮她清洗一下。可是当她拿着巾子的手去擦叶宋脸上的血迹时不经意间碰到了叶宋的鼻子,感受不到丝毫的鼻息,再摸摸她的手,十分冰凉,哪里还有半分活人的样子,当即就吓得往后退了一步,不慎打翻了满盆的水。

    猎户男主人回头来问:“怎么回事?”

    妇人看了看叶宋,又看向陈明光,见他一脸灰败的神色,霎时就似明白了什么,不由也看向方才苏静离开的方向,道:“这位姑娘,已经去了。”

    苏静在树林里找得很焦急,他像疯了一样在树林里乱窜。因为光线太弱,看不清楚,但凡他觉得相似的药草,都大把大把地扯回来。他回来时,山林里的天是浓浓的青色,天空里有稀疏的点点繁星,他带着满身的朝露。『推荐百度/棋-子*小/说/网阅读』

    回来以后,妇人已经给叶宋换上干净衣服,身上的脏污也擦洗掉了,看起来就是一位文静美丽的女子。只不过肤色没有一般足不出户的大家闺秀那样肤若凝脂般雪白,也没有似煮熟的鸡蛋般吹弹可破,而是呈现出浅麦色的肤色,泛着浓浓的青白。

    苏静向妇人道谢,妇人点头应下,欲言又止。

    只是苏静的注意力便一直放在了叶宋身上,用自己凉凉的手握住了她的,放在唇边爱怜地吻了又吻,看着她紧阖的眼帘说道:“阿宋,我回来了,我给你采了许多草药,等煎好了给你喝下,你就会没事了。你不要怕,我永远都不会离开你。”

    他自己,盔甲上的血污混杂着泥浆,浑身都是脏兮兮的,看起来狼狈而可怜。

    苏静抬头看向陈明光,道:“你快来分一下,将这些洗净了拿去煎了。”

    陈明光半晌没动,先前对苏静的愤怒现在统统化作了悲哀。他看到床上的叶宋没声没息他也痛不欲生,但是苏静比他还要可怜,他活在自己的潜意识里,根本不愿意相信所发生的一切。

    这些药,又岂会让人死而复生。明明一切都是徒劳,又何必多此一举。

    苏静见他没有动作,也没有恼,自己抱着一大堆药站起来,只恋恋不舍地多看了叶宋两眼便又朝屋外走,道:“罢了,我差点倒忘了,以前你都是在上京当差,甚少在野地里实战打仗,遇到这样的事情可能不太会区分这些草药,还是我自己来吧。”

    在路过陈明光时,陈明光眸色一恸,即使闪身挡住了苏静,从他手里接过药草,道:“属下武行出身,常上山采药,因而会分辨这些。将军交给我来吧,将军累了一夜,还是去歇一会儿。”说着陈明光便出去了。

    猎户说他们家就只多出这一间房来,便多抱来几床棉被,以在地上打地铺所用。随后就拉着自己的妻子回房睡觉去了。

    那妇人不太放心,边走边唠叨:“当家的,要不要给他们做点夜宵啊,我看肯定是又累又饿了。”

    猎户道:“你没看见那两位将军的表情,纵然是你做个满汉全席,他们也不会有胃口吃的,算了,咱们还是先睡觉吧,剩下的等明天起来再说。”

    “那姑娘……唉,真是可怜。”

    苏静在叶宋的床边缓缓坐了下来,握着她的手,一句话不说,就静静地看着她。仿佛,在悄无声息流淌着的时间里,他总能等来叶宋睁开双眼,第一眼看见的不是任何人,而是他。或许是明天早晨,对他露出第一抹微笑,说一句“早安”;也有可能是明天晚上,对他说一句“晚安”。

    后来,苏静有些卑微地想,就是她不对他笑,不对他说一句话,只要睁开眼睛醒来了,也是好的。

    屋中油灯微闪。陈明光煎好了药进来,带起凉凉的夜气,让屋中的光线更加的朦胧不清。苏静接过碗,用药匙舀了浅褐色的药汁去喂叶宋。奈何叶宋就是不肯张开嘴。他便用一方干净的巾帕蘸湿,然后去滋润叶宋的嘴唇,可是那药汁顺着她的嘴唇没能流进她口中,而是往外顺着嘴角流下了脖子,没入到衣襟里。

    如此试了几次,均是没有效果。

    苏静没有半分急躁,收了动作,思及许多往事,不由笑开了来,对叶宋说道:“我数一二三,你不应我一声,那……我就默认你想和我接吻了噢。”最终,苏静数了三下,叶宋还没有睁开眼睛,他便笑了一声喝了一口药俯头下去,对准了叶宋的嘴唇,舌尖触碰到她冰凉的齿关,用力撬开,将药汁生生渡进了她的口中。

    陈明光看不下去,便道:“王爷,没用的,她已经……”

    苏静打断他,道:“你不要说话。”

    最终,陈明光不再看他们,转身出去,在屋舍外寻了一棵树于树上过夜。

    油灯里的油燃尽了,灯芯滋啦一声,就失去了光亮。屋子里,陷入了一片昏暗,苏静身影孤独地坐在那里,直到天明。

    南瑱占领了益州和柳州,北夏军队溃不成军的消息一夜的时间便疯传到了苏州。因为柳州北上靠近的,便是苏州城了。曾经北夏的一座繁华的丝绸之城,如今十分萧瑟寥落。城中本就惶惶不安的百姓们,不想离开自己祖祖辈辈居住的地方,把全部希望都寄托在北夏军的身上,希望他们能够打退南瑱,这样苏州也就平安了。可是眼下显而易见,这样的希望全部落空。

    一时间,苏州城内一片混乱。百姓们都收拾着家当,往北逃难去了。

    只是战乱当道,便给了不少小人可趁之机,他们比南瑱敌军好不到哪里去,抢劫财物和粮食,以保自己能够活过这场劫难。

    刘刖带着一小众人进入苏州城时,所看见的就是城里的人窝里乱。而苏州的太守也已经卷了家当跑路了。于是,兄弟们便尽力稳下城中秩序,将那些趁人之危的小人统统斩杀,起到了很好的警示作用。

    随后,英姑娘和白玉也进了城,跟刘刖他们会和。只可惜,他们群龙无首,于混乱之时跟苏静和叶宋走散了,至今不知道苏静和叶宋去了哪里。

    南瑱攻下了柳州之后,本可以继续攻占苏州,但却迟迟没有动静。姑苏城内但凡能走的能跑的都走光了,可也还剩下了一小部分人,他们不愿离开姑苏,更加不愿客死他乡。

    之前,柳州和益州逃亡至苏州的难民,在这里遭到了什么样的待遇,他们也不难想象,当他们成为难民逃亡到别的城郡时会有什么样的待遇。

    后来,有一拨百姓,不知怎的汇聚在城门口,要求进城避难。他们是居住在城外乡野的百姓,看起来十分可怜。

    刘刖对守城的将士们下过命令,关闭城门,无论是谁要求进城都不得放他们入内,除非是苏静、叶宋和陈明光回来了。因为敌人没有直取苏州,他们不知道敌人下一步计划是什么。

    可是,起先守门将士尚且还守得住,但那些百姓实在是太可怜,他们跟城里的百姓们没有什么差别,一旦南瑱军打来了,倘若这边不开门,那他们就连逃跑的地方都没有,只有等死的份儿。

    因而将士三五次向刘刖请示开城门。刘刖都坚定地拒绝,十分冷静而理智。

    将士们便不理解他,而是道:“军师,他们也是北夏的子民,为什么城里人可以得到保护而他们不能?他们不就是比城里人苦些穷些潦倒些么,军师犯得着差别对待,狠心地把他们锁在城门外吗?难道他们的命就不是命吗?”(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25/25926/)--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