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520 > 综合其他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第285章: 百日草
    叶宋说:“当兄弟的时候,我们可以勾肩搭背无话不谈,没有所谓的男女授受不亲;没办法当兄弟的时候,就只能形同陌路保持距离,这样才能把伤害降到最低。《+棋+子+小+说+网 .奉献》”她看了看苏宸,“这对你也一样。这是从苏静身上总结出来的,并不是他不一样,而单单针对你。当有一天,你也像我放下苏若清那样放下了我,如果你愿意,我们也可以做好朋友,我们也可以一起喝酒一起晃荡无话不谈,但是现在不行。你明白我的意思吗?”说着她就看向苏宸,“不过我觉得你不是那种会愿意和我做朋友的人。”

    苏宸反问:“那你还愿意和他一起喝酒一起晃荡吗?”他,是指苏若清。

    叶宋回答:“可能会,也可能不会。”

    “以后怎么想的?”

    “以后?”叶宋无谓道,“以后还是等我们能够从这里活着回去之后再慢慢想吧。”

    苏宸道:“我忽然觉得,多听了一些你的想法之后,你和别的女子也并没有什么区别,一样有喜怒哀乐一样多愁善感,可能唯一的区别就是你不像个女人。我想等我彻底了解你了,说不定就能够放下你了,你不也是在彻底了解了他之后才能够放下的么。”

    “好像你说得有点儿道理。”

    “所以以后如果你有什么开心不开心的,不妨跟我说。我都会听着。”

    叶宋想了想,还是点头,想起今天白天发生的事情,便问:“白天鬼毒夫人和南枢是怎么回事?”

    苏宸沉吟道:“不清楚,大抵是要来杀我的。”

    叶宋没有再多问,而是道:“鬼毒是个麻烦人物,我们没少吃亏,以后你看见她不可硬来要小心行事。”说着她便自行收拾了旁边的碗筷,“天色也不早了,该回去休息了。”

    她刚准备起身,苏宸忽然道:“以前的事情我记得不是很清楚了,模模糊糊的。若不是如今到了这里,见到那南枢那个女人,我都不知道她长什么模样。以前……我和她,很欺负你吗?”

    叶宋道:“都过去的事了问这么多做什么?不是徒增烦恼么?”

    “可我应该知道。”

    叶宋看着他:“你知道了又有什么用?”两人面对面沉默片刻,叶宋忽然问,“你是不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

    苏宸道:“我只知道,她骗了我,我一点也不曾爱过她,而她还和我一起伤害过你。《+棋+子+小+说+网 .奉献》光是最后一点,我就不能饶恕她。”

    叶宋起身,将碗筷端着准备走出院外,侧了侧头道:“你们怎样那是你们的事情,要做个了断也跟我没有关系。但我这人没法大度,就算她对你还余情未了,再让我碰到,她是南瑱人,也别指望我对她客气。”

    往前走了两步,叶宋又停下,道:“有一件事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南枢曾怀过你的孩子,但是是她自己先不要你们的孩子嫁祸到我头上的。后来你才把我关进了地下室折磨我。”她说得云淡风轻,苏宸却深深地皱起了眉头,“那总归是你的孩子,丢没丢我觉得有必要跟你澄清一下。”

    说完以后叶宋就走了,徒留苏宸一个人在原地发愣。

    后来战争进行得如火如荼,叶宋和苏宸身为北夏首将,带领着北夏的将士们冲锋陷阵英勇无畏。他们是执着不休的勇士,有着高昂的士气和坚定不移的信念,一次又一次地进攻柳州城。

    柳州的城楼摇摇欲坠。

    每当夜幕降临的时候,夕阳沉沦,硝烟满天,将天边的晚霞映衬得朦朦胧胧。叶宋和苏宸鸣金收兵,总是第一个跑在前面赶回来,在最后一缕霞光散去之前,回到苏静的身边。

    她在路边的时候,看到株盛开得正好的百日草,即使是酷暑,也没能使它低头。当时她跳下马来,蹲在路边将那株百日草从泥土里移了出来。

    身后将士们安静等候。他们所看见的、认识的叶宋是北夏第一女将军,杀敌无数豪情万千,跟柔婉清丽根本沾不上边,可是当叶宋手里捧着那株百日草的时候,所表现出来的温柔绝不逊于北夏的任何一位姑娘。

    大抵这便是人们所说的心有猛虎,细嗅蔷薇。

    她高挽的头发,有几丝凌乱,额角的发丝随风飘扬,垂着眼帘看着手中百日草,身上的盔甲上沾满了敌人的鲜血,披风亦在那风中猎猎飞扬,那一刻,她与战争所带来的所有的冷酷与残忍不沾边儿,美得像幅画。

    叶宋手心里捧着一捧泥土,暂时滋养着那株百日草。随后翻身上马,一扬马鞭,赫尘便继续往前狂奔,矫健的马蹄掠起数丈风尘。

    军中的事都交给了苏宸和刘刖,叶宋第一时间在宅子门前停下,撩一撩披风便大步跨了进去。走进苏静所在的院子,却是轻轻推了房门。

    叶宋将百日草移栽进了一个小盆里,撒了点清冽的井水,然后脚轻轻踩着地面,从苏静的房间走过,将它摆放在苏静的窗台上。

    最后一抹霞光也渐渐淡去,百日草上的光辉黯然,但它依然顽强地高昂着头,仿佛正翘首等待着夜露的滋润。

    叶宋回过身,站在苏静的床边,看了他半晌,随后弯身下去,手指轻轻拨了拨苏静鬓间的散发,对他说:“我回来了。”

    每日,她回来对他说的第一句话便是这样,好叫他安心。

    她不会走远,不会一走就不回来。

    即使受伤了,她也要拖着自己的身体,来到他身边,露出若无其事的笑容,对他这般说。

    有人说,大敌当前,牵挂就是一种牵绊。

    但她不这样觉得。她时时刻刻都在牵挂,那不是一种牵绊,而是一种力量,鼓舞着她前进。不管前方多么艰难,她都要克服,因为她要拼尽一切活着回来,这样才好让他安心。

    这许多天来,一直支撑着她的,便是对苏静的牵挂。

    叶宋没有坐在苏静的床边,也是搬了一张凳子来坐下,她觉得自己身上太脏了,有血腥气还有沙尘,一定会弄脏苏静。

    她还没有说一句话,看见苏静鬓间的淡淡的泥印子,想了起来,自己方才手捧过泥,又去碰他的头发,于是给他弄脏了。叶宋伸手想去拂掉,可看了看自己的手,又顿住了,起身去木架的盆里洗净了手再回来坐下。

    沉默一阵,叶宋忽然不晓得该说什么好,她双手放在膝盖上,完全像一个乖孩子。

    天色黑了下来,房间也跟着暗了下来,直到叶宋快看不见昏暗的光线里苏静的脸了,她才想起应该去点灯。叶宋拿过桌上的火折子,点燃了一根蜡烛,幽幽的烛光将房间充盈了起来。

    她侧头看了看窗台上的百日草,回头对苏静说:“今天仗打得比较激烈,再有几天,肯定柳州的城门就要破了。回来的路上,我发现了路边生长着一棵野生的百日草,虽然开的花不如上京的花那么漂亮,但总归是很坚强,不畏酷暑和烈日。我便把它带了回来,养在你窗边,也还算养眼。等你醒来了一往窗外看就能够看得见。”

    房间里是压抑的沉默。只要静下心来,仿佛能够听见彼此的呼吸声。

    良久,叶宋声音有些低哑,又道:“我之所以把它带回来,是想让你和它一样,不管多辛苦都顽强地活着,还有……早点醒来。”

    后来,包子送了药来,还不等包子说话,叶宋便问他:“今天苏哥哥有没有醒来?他有没有说了什么话?”

    包子摇摇头说:“自从上次醒了之后就再也没醒过了,英子姐姐每日给他施针,看得出来他很痛,眉头都纠在一起了。偶尔胡乱念了两句,我正给英子姐姐当帮手呢,没有仔细去听是什么。”

    叶宋道:“你做的是对的,不应该分心去听他说了什么。”

    叶宋草草休息过后,又与军中大将商议,连夜去偷袭南瑱。这一次彻底把南习容打怒了,他现身城楼,亲自指挥作战。

    眼见着城门快要被攻破了,不等叶宋他们闯进去,南习容便挥舞着战旗,一声令下,大开城门,南瑱士兵从里面冲了出来,登时就跟北夏的厮杀成一片。

    对于南习容来讲,这不再是一场游戏,因为他已经没有过多的精力去跟他们耗了,于是自己也飞身下城楼,身先士卒,杀得浑身浴血。

    这是战争,一场生死存亡的战争。面对叶宋和苏宸的决绝,让他觉得一旦南瑱败了就再无翻身之地。

    南习容记挂着叶宋,他时时刻刻不在惦记着,跟这个北夏的女人面对面打一场。

    于是他杀出一条血路来通向叶宋。叶宋骑着战马,手中长鞭呼呼如银蛇闪电,赫尘在杀喊声中嘶鸣,抬起前蹄能将一干冲上来的南瑱士兵踏得血肉模糊。

    南习容从南瑱士兵那里拿过一把剑,飞身而起,就直直冲叶宋刺来。当然他没有想过,单单是这一剑就结果了叶宋的性命。果不其然,还不等他靠近叶宋,突然侧边窜来一道风,顿时一个人影闪至他面前,和他打个满怀。(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25/25926/)--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