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520 > 综合其他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第406章:不妨试试
    叶宋愣了愣。从她的身上,仿佛看到自己当初的影子。她现如今已然没了当初的这股心性,但就是不知远在皇宫的苏若清是否仍旧执着于这样的心性。

    “王妃怎么不说话了?”

    叶宋看了看她,道:“你这样的想法曾经我也有过;你这样的蠢事,曾经我也做过。”

    这下轮到王盏月愣了愣,道:“是因为王爷吗?”

    叶宋摇摇头,道:“不是。”

    王盏月却没有继续问下去,而是笑笑道:“既然不是,那不就得了,既然王妃都能遇到真心爱你宠你的王爷,那怎么还担心我这么做了以后会遇不到呢?”

    叶宋仔细看着她的神色,道:“那你觉得贤王苏静怎样?”

    果真,王盏月的双瞳缩了缩。

    叶宋等了一会儿,王盏月也沉默了一会儿。叶宋问:“你为什么不说话?”

    “贤王……”王盏月迟疑着道,“人才风流举世无双,自然很好。”

    叶宋没有再深问下去,而是道:“当今皇上与贤王乃亲兄弟,王小姐既然觉得贤王很好,那皇上自然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那为什么你还不愿意去选秀进宫,是不愿与她人共侍一夫?”

    王盏月道:“男人三妻四妾在北夏蔚然成风,盏月岂敢奢想未来夫君只有盏月一个人,我没有王妃那么好的福气。”

    “哪个女人不想一生一世一双人”,叶宋淡笑道,“我是有福气,偏生被我遇到了,你心里很不舒服?”

    王盏月抿了抿唇,道:“并没有,反之我很佩服王妃,再好的福气也是自己挣来的。王妃和贤王的事迹在北夏流传为一段佳话,上得战场、护得家国的女子是盏月最为钦佩的,王妃与贤王成就一段姻缘我无话可说。只是……”

    “只是什么?”

    王盏月冷眼看着叶宋,道:“若是换做别人,我被采花贼掳去一事不管是不是真的,都会为了避嫌而撤掉我的资格,可王妃不仅没有这么做,反而此时对我良言相劝,看样子王妃是很想我去参选。王妃又特意提起贤王,我与贤王早前有过一面之缘,恰逢一次诗会中贤王也有去参加,经过湖边时得幸他扶了我一把,否则我便不慎落水了,我一直心存感激。『推荐百度/棋-子*小/说/网阅读』而今王妃想必是知道了,这般苦口婆心的,是在害怕什么吗?”

    叶宋饶有兴致道:“你觉得我在害怕什么?我是想要你去参加选秀,便是看中了你,凭王小姐的脾气,我根本不需要担心什么。况且你我非亲非故,你觉得我让你参加选秀是为了你考虑吗?上面圣诏下来,这件事是由贤王负责的,我当然是想要帮他做好这件事,是为他考虑。北夏不缺貌美如花的女子,但我想皇上的身边必定没有像你这样的女子。由姑苏选上去的秀女,理应是最优秀的。你觉得皇上又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王盏月道:“是一个明君,是一个圣贤君王。”

    叶宋道:“你便只看到了这一点,他还是全天下最尊贵的男人,他性情温和,长得清俊,有些腹黑。除了每天要花一定的时间批阅奏折处理政事,平日里喜欢下双手棋,喜欢看书写字,喜欢饮茶画画;闲暇时喜欢钓鱼,亲手熬鱼汤;生病时喜欢让人陪着才肯吃饭,喜欢睡觉的时候听人讲故事……”她平静地叙述着这些,王盏月听得愣神,叶宋微微看着她笑,“他什么都好,但就是很孤独。我为了我夫君给他选将来有可能令他心仪的人,便也是有一半是真正为了他好。你觉得我会选错人么?”

    王盏月瞠目结舌。她也喜欢下棋,她也喜欢看书写字、饮茶画画,她父亲钓鱼时她喜欢从旁观看;还有生病要人陪着吃饭,睡觉要听故事……这哪里是君王,只是一个普通的人。

    叶宋起身,拂了拂裙角,走出房间门口,看着外面艳丽的景象,眯着眼睛道:“纵使是不愿,也不要做傻事。如果我选错了人,你也不会如此抗拒了,有心上人么?”

    王盏月愣了愣,道:“不算有。”

    “那就是没有”,叶宋吁了一口气,“既然没有,何不去试试。就算这次你放弃了,来日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兴许你也不得不嫁给一个你素未谋面的男人。你将来有可能真的会爱着他,你的家族和皇权没有任何利益关系,你心甘情愿在后宫里陪着他;我不去想你能做到什么程度,总归是可以减轻他的孤独。等入了京你见了他本人,若还是不愿,他绝不会是强人所难之人,会完完整整地放你回来的,你也说了他是明君。”

    王盏月问:“你为什么会知道这么多?”

    叶宋淡淡道:“大抵是因为他也是我的皇兄。还有两天的时间,你仔细考虑。”

    随后王盏月没有再用过激的方式来拒绝参选,嬷嬷成功地为她验了身。兴许她是听进去了叶宋的话,也在仔细考虑着这件事。

    结果前一天,王盏月请求见叶宋,开口的第一句话便是:“你能把皇上的画像给我看一看吗?他在见我之前定然是要先看我的画像,所以我看看他的画像再决定去不去也是无可厚非的。”

    叶宋似笑非笑道:“你还真是敢提条件,这可是大不敬。”

    王盏月坚持道:“婚姻大事岂可儿戏。对于皇上来说可能不过是选一个妃子,可有可无,但对于我来说是选我往后一生相伴的男人。”

    叶宋爽快答应:“行,晚上我让人给你送过去。”

    但事实上,她手里哪有苏若清的画像。全北夏除了苏若清自己,谁还敢画他的画像并且偷偷藏自己手上的?可她既然答应了王盏月,就要做到。

    是以她把苏静拖进书房,让他临时给画一幅出来。苏静妙笔丹青,这完全不是问题。

    苏静铺画纸的时候叶宋在旁研墨,苏若清穿的衣服除了龙袍便是黑衣,因而根本用不着研彩墨,一般的黑墨画出一般时候的苏若清已是绰绰有余。

    苏静玩味道:“宝贝儿你可真会挑人,这一挑便挑了一个张口就要皇上画像的人,我只听过皇上选妃,却没听过妃选皇上。这私底下画皇上的画像被知道可是要坐牢的。”

    “少废话,你到底画不画?”

    “画,当然要画!媳妇儿说要画,莫说坐牢,就是砍头我也要画!”苏静信誓旦旦道,“只不过为夫的丹青可是很珍贵的,不流为外传,你拿去给那位王小姐看一眼就拿回来吧。”

    “我知道。”叶宋被他逗乐,脸上有笑意。

    苏静便摆袖开始落笔,描了一个大致的轮廓时又道:“你说为夫是画得好看点儿还是难看点儿?”

    叶宋道:“画得难看点儿,反正再难看也难看不到哪里去。”

    苏静听后有些较真,抬起头来看她:“那你觉得为夫呢?”

    叶宋简直不能更了解他的尿性,顺口就道:“你再难看也是好看的。”

    苏静很满意,继续画,笑眯着桃花眼道:“还是夫人明白我。”

    苏若清的这副画像花了两个时辰,苏静画得马马虎虎,但画中的苏若清仍是传神而逼真。他一身黑衣,坐在斜窗下,面前摆放着一张棋盘,棋盘上有着错落的黑白棋子,苏若清手执着一枚白色棋子,手背支着下巴,低眉思索。那窗棂上,停靠着一只画眉鸟,窗外景致独幽,意境十分高远。

    叶宋草草一看之下,问苏静:“你确定你是把皇上往难看的面儿画吗?”

    苏静手指夹杂着墨香,揽上叶宋的肩膀,笑嘻嘻道:“这也没办法,谁让为夫的画技精湛呢?已经算是难看了。”

    下午的时候,这幅画便在书房里晾着,等待墨迹被风干。叶宋闲来无事,恰逢王府里买了些新鲜的板栗来,便用清水煮熟了,剥了壳沙沙润润地,和苏静一起坐在树下,喂他吃。

    苏静将细小的板栗屑丢进了池塘里,引来一群鱼儿追逐。

    苏静又躺在躺椅上,搂着叶宋,闭着眼睛,头顶的树叶浓密,仍是免不了在他白皙的脸上留下斑驳的光点,他唇角弯弯扬起,还带着板栗的味道,感慨道:“今年的板栗真是甜啊。”

    叶宋看着池塘里摇着尾巴的鱼,眼睛也是笑着的,道:“难道以前就不觉得甜吗?”

    苏静道:“以前,没有人这般剥给我吃,我也就不吃,所以不知道以前甜不甜。”

    叶宋又塞了一颗进他嘴里,轻声道:“那以后每年我都剥给你吃便是,然后你再告诉我哪一年的最甜。”

    即使是相互依偎着躺着,苏静和叶宋也能一躺一下午,觉得时间跑得飞快。

    不知不觉天就黑下来了,书房里那幅画的墨迹也干了。叶宋卷起来,亲自给送去王盏月那里。苏静考虑得周到一些,这副话还是不能随意流传到外面,她给王盏月看了以后还是要带回去的。

    借着微弱的烛光,王盏月看了一会儿,没说好还是不好,便交换给了叶宋,道:“一看便知,这是出自王爷的手迹,盏月真是三生有幸。”(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25/25926/)--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