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520 > 历史军事 > 带着军需来大明 > 第一百二十一章 赛刊王的狂傲
    “原来是将军到访,且稍候,容禀我家大人知晓。”杨五有礼有节的双手抱拳而道。说完是转身就向着庄内而去,但木门并没有打开,依然处于关闭的状态。

    “将军,这...”看到杨林并没有请自己等人进去的意思,妥格儿的脸上带着愤怒之意。

    “无妨,我们初来乍到,这个东帅又从小生活在明朝南方地区,不知道我们很正常。只需下人去禀报之后,他就会见我们的。”赛刊王一脸的自信。

    这些年来,瓦剌在其兄长也先的统领之下越发的强大起来,自信感暴棚之下,让他对明朝的官员越发的看不起,都是一群嘴中知乎者也的家伙,能有什么本事?而要面对的不过只是一个五品官罢了,还真不会放在他的眼中。

    杨五来到了杨家庄内院,把外面赛刊王来访的事情告诉了少爷杨晨东,然后就一脸恭敬的站在一旁等候着。

    “瓦剌人吗?”杨晨东听后呵呵笑了笑,从历史中知道了土木堡之变,自然对瓦剌就不能不去了解。得知来的是赛刊王之后,他更是没有了丝毫要见对方的意思。即将成为对手,倘若此时与其走近的话,难免会被关注,带来不好的影响,这可非是他所求之事。“虎芒,你去打发了他们吧,怎么样说你应该知道吧。”

    自成为了安全局的一把手之后,虎芒对于外面的事情有了更为清晰的了解,瓦剌是什么样的势力,什么样的人,他当然再清楚不过了。便是朝廷对他们的态度,也是十分的清楚。如今杨晨东这般一说,他当下就了然一般的点了点头,“少爷放心,一切交给属下去办就是。”

    向着杨晨东做完了保证之后,虎芒一边和杨五走出了杨家内院,一边安排人把这里的事情向太监之首王振做一个汇报。无论怎么样,对方是以使者的身份出现,应对不好就是两国间的外交大事,那事件就可能会升级,是必须要汇报给上面知道的。

    安全局的工作人员迅速从小道离开了杨家庄,直向京师而去,虎芒和杨五两人也走到了外门之地,来到了瓦剌使者一行人的面前。

    “书童见过瓦剌特使。”一来到近前,虎芒即客气的打着招呼。

    做为杨晨东体系的名符其实的二把手,时间一长,虎芒身上自然也带了一丝上位者的气息。当远远而来的时候,并未见过杨晨东的赛刊王还以为来的就是正主呢?这正准备抱拳还礼,猛一听对方只是书童,眼中即闪过了一道愠怒之意。

    怎么说自己也是瓦剌的大将军,是首领也先的亲弟弟。这一次来到杨家庄已经属于是屈尊了,杨晨东不出来只是派了一个书童,这脸面上又岂能挂得住?

    虎芒报了一个身份之后,根本不去看对方那难看的表情,径直说道:“瓦剌特使,我家大人前几日骑马受伤,如今正在床上养伤,实在不方便见客,还请理解。”

    “受伤了?那正好,在草原上有太多的勇士会因骑马受伤,本将军身上有治伤的良药,待我去看看东帅的伤势好了。”赛刊王如何看不出来,这根本就是一个借口,便想着当场拆穿。

    找理由拒绝对方而非是直言不见,这原本就是给对方面子的。但赛刊王如此的不知进退,虎芒的脸色也是微微变色道:“这不好吧。您贵为瓦剌的使者,我家大人是朝中的重臣,私下还是不要见面的好,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虎芒三番两次的阻止,可是惹恼了对面的侍卫队长妥格儿。在他眼中,将军能来杨家庄,这就是给足了脸面的事情,杨晨东竟然给脸不要,如此也不要怪他出言不逊了。

    “哈哈哈,当真是笑话,不过就是一个闲官而已,明朝刚封的太子还是婴儿,这太子洗马也不知道有什么用处,怎么就成为了重臣呢?这般自顾的向脸上贴金真是笑死人也。”妥格儿仰天大笑,引得一旁跟随的侍卫们也跟着哄然而笑。

    “唰!”一股杀气扑然而出,以杨五为中心,迅速的向前方奔涌而去。就见他握紧着双拳,双目怒瞪,一幅随时都会大打出手,大开杀戒的样子。

    “收手。”身旁的虎芒第一个感受到了这股子杀气,连忙用着只有两人可以听到的声音制止着。

    有人竟然敢污蔑少爷,做为属下,当然是主侮臣死,气愤难当。

    只是眼前之人非是无名之辈,而是瓦剌的使者。倘若就在这里给通通杀掉的话,那事情的后果远不是他们可以承担的起。况且事情已经报给了王振知晓,想必很快就会有人来到杨家庄外吧,倘若来到这里看到的是一地的尸体,那当真是长了一千长嘴也是说不清楚的。

    制止了杨五,让其收起杀起,这一会虎芒的脸色也变得阴沉了几分,“我家大人是不是朝中重臣,非是你一个小小的侍卫队长可以去评价的,凭你还不够格。也请你注意自己的言行,莫要因为口误而惹来不快,倘若因此而造成任何的后果,怕都要由你一力承担了,但就是不知道,你这小小的侍卫身份,是不是承担的起呢?”

    刚说人家大人不是重臣,这边就被人鄙视侍卫的身份,妥格儿当下是一脸怨毒的看向虎芒,“你这么如此的看不起一个侍卫,那你的本事应该很大了?只是千言万语亦不如比试一场来的痛快,就是不知道你是不是有这样的胆量呢?”

    撸·着胳膊挽着袖子,妥格儿有意的露出他那粗壮的手臂,看向着虎芒的时候,一脸的跃跃欲试。

    做为赛刊王的侍卫队长,自然是身手过人之辈,这也是他最引以为豪之地。此时展现最强的一面和对方比试,妥格儿可谓是信心满满。他甚至已经做好了虎芒一旦答应,就打的他满地找牙的准备。

    瓦剌是西部蒙古民族,自小在马上长大,斗勇争狠就是他们平时解决事情的方法之一。身材魁梧的妥格儿有意露出了手臂上的健子肉,充满挑衅的看着虎芒。但他并不知道的,这一番表现在别人眼中就有如小丑一般。

    虎芒等第一批冷锋,全是杨晨东手把手一个个调教出来的。与很多花架子功夫不一样,他讲授的更多是杀人的招式。

    用着杨晨东的话来讲,“战争从来都是残酷的,他不会因为你是正义的一方而有丝毫的照顾,同样也不会因为你有道理而无视了你的弱小。真正的战场说到底就是杀人与被杀罢了。怎么样能在杀人之时而保全自身,这才是重中之重的事情。至于其它,不过都是浮云罢了。”

    正是在这样的教导之下,虎芒他们所学的都是杀人的招式,怎么样在最短的时间内给予对手最大的重创,扼制对手的力量和实力正是他们训练的目地所在。

    就像是这个妥格儿,虽然身材魁梧,但多半是以力而战。讲究是的一力降十会。这样的人如果对上莽夫的话自有着不小的优势,但面对着身手灵活且知道人体构造和薄弱点的冷锋队员们就差的太远了。

    倘若真的动手的话,对方只需露出一个小小的破绽,虎芒就会以迅雷之势出手,直接置对方于死地的。

    如此来看的话,妥格儿的原地叫嚣在虎芒眼中就如小丑在蹦跶一般的存在,自然他会露出无视的神情来。

    虎芒的无视,看在妥格儿眼中,确以为对方这是害怕了。他就像是一个已经得胜的将军一般狂笑着。在他认为是自己的声势震到了虎芒等人之后,便给带来的侍卫下属们使了一个眼色,准备硬闯进杨家庄内。

    就在妥格儿以为自己已经控制了大局,想着要在主子赛刊王面前好好表现一番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了一阵马蹄阵阵的声音,接着在他们的后方,一队身穿着飞鱼服,人数在五十左右的一队铁衣卫由远及近而来。

    这里突然出现了明朝的锦衣卫番子,让正准备强行动手的妥格儿不得不老实的站在了原地,甚至他还有意的看了一眼身边的赛刊王将军。

    “不用怕,我们也没有做什么错事,就算是明朝皇帝来了,又能怎么样?”赛刊王口气狂妄的说着。仅是通过这一句话,就可以看的出来,在瓦剌人的骨子里,他们分明是有些瞧不起大明的军队,甚至是大明的主宰者,明英宗朱祁镇。

    说起来这并非是瓦剌人狂妄,实在这个世界上原本就是强者为尊。就像是明成祖五次亲征漠北蒙古,当时的瓦剌对于明朝可是十分的尊敬。可是这些年来,明朝连换了三个皇帝,不在与瓦剌动什么刀枪,久而久之,让他们忘记了明朝当初的强大。这便很好的诠释了那句话,叫做弱国无外交。

    虎芒已经看出了妥格儿的狂妄,也看出了他们要动手的意思来。为了保证少爷的绝对安全,他已经趁人不备的打出了手势,没有人知道,在不远之处,杨晨东的近卫侍卫二队队长刀啸早就关注着这里的一切风吹草动。甚至连他们手中的九五式都打开了保险,安上了消音筒,只等一声令下,就可以迅速的消灭这支前来杨家庄前挑衅的瓦剌队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