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520 > 言情小说 > 我的佛系田园 > 第38回
    那位英雄姓张,叫张家明。

    接待张家人的是副所长大刘,他亲切地给各位家属倒了茶,认真倾听诉求。

    听了一会儿,他听出重点了,张家这是要找人索偿。

    待张家人心情平静后,他解释说:“那天的事我们抽查过监控,问过在场的所有人,证明张家明同志是为了逮捕嫌疑人而出了意外,和那位小姑娘无关……”

    “怎么无关?”他大姑一听这话直接炸毛暴走,霍然站起指着他的鼻子骂,声如洪钟,“那人贩子是要抓她吧?我们家明抓的是那个人贩吧?怎么没关系?为了救她,他连命都搭上了,让她到灵前说声谢谢有这么难吗?”

    “天哪!我的儿子……”他大姑的话使老太太悲从中来,嚎啕大哭,“领导啊!你们要为我儿子作主啊……”

    “是不是他们家有财有势,你们要帮着他们?!我们只要她家人一个态度,如果你们不给地址,我们就到外边请媒体帮忙,闹大了谁都不好看我跟你讲……”

    靠!厉害,威胁到派出所头上来了,果然是无知者无畏。

    副所长的办公室一片嘈吵,张大姑嗓门大,外边的人听得一清二楚,之前为罗家人做笔录的警员恰好也在。

    听到张家人那些话,他不由想起那位来自香江的少年说过的话。

    作为执法人员,人性的光辉与阴暗面他都见过,像张家这种品性的人很多,大家不以为怪。

    以为张家人这么闹真的只要一个态度?

    当然不是,听听——

    “……但凡他们主动上门说声谢谢,我们也不好计较,现在这样算什么?怕我们要钱?好,那我们就要钱!救命之恩大过天,他们还欠我家明一句谢谢!”

    听得外边的职员摇头叹息,张家明的确是一位热心好学的好同事,没想到他家有这样的人,教人意外。

    可是,香江那少年才多大?对人性有这么深刻的理解。

    “或许香江那边的教育方式跟咱们不一样,孩子早熟……”诸位警员扎堆八卦,有人一知半解地分析。

    干他们这行的,什么奇葩没见过?

    要小姑娘地址是不可能的,当这里是什么地方?公民信息能胡乱给的吗?

    如果那小姑娘是张家明救的,对方一家如此冷漠的态度确实不该。问题是,那小孩自救成功并反杀,张家明追捕疑犯是职责所在,不幸遇难与人无关。

    张家实在要找一只小肥羊的话,那位人贩子才是目标。张家明为了救他才出意外,可惜对方被撞死了。

    就算没撞死,张家也不敢送上门去。人家是人贩,向对方索赔等于引狼入室。

    算张家倒霉,肇事司机是一名来本地创业的失败人士,目前最值钱的家当就是那辆车。

    他认罚等坐牢,能赔的钱也不多。

    今天,张家扶老人到这里哭求撒泼明显是有备而来,一行人老的老,少的少,除了一位少年其余全是女性,谅派出所的人不敢动粗。

    对张家来说,儿子因公牺牲,凡是相关的人一个都不能少。

    大刘是一位脾气相当好的老警官,他让人找出西江桥的监控,让张家人看个清楚明白。

    最后,他口吻稍微严厉地作出总结:

    “……监控清晰,现场还有多名目击者作证。如果你们闹到媒体,对方完全可以控告你们骚扰讹诈。到时不仅无人同情你们,甚至连累张家明的名誉。”

    法律更不会支持他们索要人道主义补偿费,张家明并非救小姑娘而死,让她家给张家补偿毫无道理。

    张家大姑之前看大刘一副老实相貌才敢大声嚷嚷,如今对方摆出一副铁面无私的态度给她们科普法律法制,冷硬的语气,威严的态度使她产生一丝怯意。

    民不与官斗是有道理的,人家有千百条理由吓唬你(张家认为)。

    几人走出派出所的门口,张大姑暗暗松一口气,长叹:“唉,家明也忒没用,他要早到几秒就成那孩子的恩人了,你们一家也不至于回农村。”

    凭另外几个孩子的能耐,张家恐怕要一辈子在农村翻不了身。

    这对老妇人是一个打击,又哭了,眼睛红肿浑浊,“他大姑,怎么办?你好歹是城里人了,见多识广,一定要帮帮你几个侄女侄儿啊……”

    俗话说,一人得道,全家升天。

    张家人目前仍在村里住,屋子老旧没钱盖新的,家里的钱和三儿子寄回来的钱都给大儿子娶媳妇了。

    由于穷,四个儿子中只有老大娶了媳妇,两个女儿待字闺中。老人指望三儿子和张大姑帮她们找有钱的城里人,多要一些彩礼钱。

    以后全家人都在城里,另外两个儿子不愁找不到工作,更不怕娶不到好媳妇。

    可以说,张家明是全家人的希望。

    哪知一眨眼,顶梁柱没了,一家人的美好憧憬成为泡影。

    “怎么帮,我老公家在西环又没熟人……”张大姑正头疼,忽而灵机一动,“不如这样,大妹(张家女儿),你找个机会问一问谁和你哥比较熟悉,然后这样那样……”

    美人计,苦肉计,轮番上阵,哪个好使用哪个。好男最怕女人缠,迟早能问出那小姑娘家的地址。

    不管她是不是张家明救的,城里人好面子,怕麻烦,张家明的死多少与她有些关联。运气好的话,对方被张家一吓,或许就认下这个救命恩人了。

    光脚不怕穿鞋的。

    家中人口多,赔款、抚恤金看起来很多,实则不耐花。既要娶儿媳妇又要盖新房子,还有二老的生活质量……总之非长久之计。

    唯独救命之恩最实际,最难偿还。

    ……

    这场闹剧,罗家人一无所知。

    这时候,谷宁正带着三个孩子坐车返回大谷庄,一行人坐的又是拖拉机。

    事情是这样的,谷妈在买了除草剂后,顺便到市场碰运气,看能不能找到大谷庄那位经常帮人拉货走乡镇道的老乡。

    结果运气不错,真的遇上了。

    既然有顺风车坐,整个后车厢都是空的,她索性又到市场买了一袋米和九只小母鸡,鸡笼是老板送的。

    买鸡不是为了养,而是为了吃。多买一些,最近几天都不必下山。

    蔬菜不用卖,农村不缺这些。

    原先,谷宁担心小年嫌拖拉机脏坐不惯,哪曾想,俩少年上车后直接坐在车尾厢边缘,悬着双腿荡呀荡,一边聊着天。

    “哎哎,你俩把脚缩起来,小心卷入车底被压扁。别坐那儿了,过来帮我扶行李箱。”欣慰之余,老母亲的忧心开始发作。

    拖拉机超晃的,一颗小石子能让它晃成小地震。

    “青青,过来,你趴那儿看什么呢?小心磕着牙。”坐都不坐稳,小丫头还双手趴在铁车栏边,抵着下巴看风景。

    一群熊孩子,个个都很听话,但总不让人省心。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