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520 > 灵异推理 > 快穿之我家系统套路深 > 第十九章 倦倚玉兰低香近3
    颜凌寂气急,反而发出来阵阵冷笑声,他不再留情面,把君璧当成了一位势均力敌的对手看待,挥动着手里的软鞭。

    颜凌寂受伤之前,武艺不凡,剑法和鞭法都是各中翘楚,现在却连君璧的衣角都碰不到。

    屋子里的桌椅板凳都被打得七零八落,一片狼籍,只有君璧还有她怀里抱着的食盒安然无恙。

    颜凌寂发泄一通之后,终于停下了手,大口大口喘着粗气。他的伤还没有痊愈,根本承受不了如此剧烈的活动,腿上的伤口似乎又裂开了,渗出点点血迹。

    君璧默默上前两步,看着颜凌寂一双漆黑的眼眸恶狠狠地盯着她,不禁在心中感叹一句,这样的眼眸做这种表情真是暴殄天物。

    君璧低下身,半跪在他面前,让颜凌寂可以俯视她。她知道像颜凌寂这样自视甚高的傲慢之人,如今陷入这般境地,对人更加敏感,自是不喜欢有人居高临下,“少爷,您何苦跟自己的身体过不去呢。少爷您这般,奴婢心里也不好受啊。”

    颜凌寂瞧见君璧平和的面容,突然心头又升起一股火来,只觉得她在嘲弄自己的身体状况,举起手就想要一巴掌打过去。

    但是手还没有挥出去,颜凌寂的胳膊就好像力竭一般,垂落下来。他满脸难以置信,愣了一下,不信邪,又挥手还是如此。他试了好几回,都以失败告终。

    颜凌寂看着君璧有些疑惑,难道这丫鬟被什么妖孽附了身不成,为什么怎么都打不到。要不是君璧这些丫鬟买回来之前,都经过彻底调查,他最先要怀疑的就是她的身份来历。

    君璧并不知道颜凌寂对她的猜测,其实颜凌寂也算是猜中了一半。她继续柔声细语地好言相劝:“少爷,您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若是因为这点事颓败消极下去,不是让那些奸人痛快了嘛。少爷,您现在最应该做的是好好休养身体,等您好起来,才是对那些人最好的回应。”

    君璧语气温和,言辞真挚。

    颜凌寂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刚发泄了情绪,竟能冷静下来,听进去一些劝慰。这个丫鬟虽然气人,但是说的话倒有几分道理。

    颜凌寂受伤之后,拖着半残的身体,似乎陷在一种自暴自弃的阴郁情绪里,进入了恶性的循环,走不出来。

    他其实并不是愚笨之人,只不过迷茫之时需要有利的心理疏导,捅破这层窗户纸,他也就能够明白自己的症结所在。

    而君璧刚刚的行为,让他暂时没办法理会内心的纠结与防备,自然可以冷静地听到君璧话中的深意。

    颜凌寂一时间陷入沉默,君璧知道她的努力,终于让坚固的心防有了些微松动。

    君璧默默打开食盒,拿出一碗馄饨和一碟小菜,食物的香味立刻充满了整个屋内。

    颜凌寂嗅到食物的香味,竟突然觉得腹中有些饥饿。他禁不住好奇,朝君璧的手中看去。

    白瓷碗中清亮的汤水,漂浮着点点翠绿的葱花。碗底的小馄饨皮薄馅大,晶莹剔透,泛着隐隐的肉色。一碟小菜,淋着香油,看上去鲜嫩可口。

    君璧对颜凌寂垂涎欲滴的表情很是满意,这化腐朽为神奇的厨艺,果然是居家旅行必备。

    颜凌寂本来想要嘴硬拒绝,但是看着色香味俱全的美食,拒绝不了自己的饿意。

    他本来这些天就食不知味,基本没怎么吃东西。现在好不容易想开一些,不再萎靡不振,更觉得腹中饥饿,有了食欲。而且君璧做的食物也确实诱人,让他食指大动。

    君璧从颜凌寂的表情中看出了他的犹豫纠结,随即素白的手捧起瓷碗,舀起一个精致的小馄饨,举到了颜凌寂的面前。皓腕如玉,竟不输那洁白的瓷碗。

    她声音轻柔,低声哄劝着:“少爷,您还是用一些吧。”

    颜凌寂沉默了良久,看着君璧抬起的手举着瓷勺,一直姿势未变。

    直到君璧的手开始微微有些颤抖,瓷勺的热气也散的差不多了,颜凌寂才勉为其难地张开了尊口,将送到嘴边的小馄饨咬进了嘴里。

    这一口吃下去,颜凌寂再也停不下来。馄饨皮绵软舒滑,入口即化。其中包裹的肉汁鲜香爽口,触及味蕾回味无穷。咬一口肉馅,带着韧性,越嚼越香。再配上一口清爽的小菜,真是味觉的极大享受。

    君璧伺候着颜凌寂吃完馄饨小菜,身体已经有些酸麻,她撑着站起来,稍稍活动了下筋骨。

    颜凌寂看着君璧微微晃动的身形,眸色闪烁,对她多了几分在意。

    君璧眼神掠过颜凌寂衣袍,他的腿部位置渗出点点血迹,“少爷,奴婢先帮您处理一下伤口可好。”

    颜凌寂眼神一暗,他的腿伤已经严重到几乎没有知觉,所以这点伤口裂开的疼痛,他也不太在乎。他有些探究地望向君璧,君璧回以真挚纯净的目光。

    颜凌寂刚刚吃饱喝足,心情不错,倒是没有发火,冷冷地说道:“药在橱柜的第三层,取来。”

    君璧见他答应,立刻去拿。然后半跪在颜凌寂身前,小心翼翼地为他处理伤口。她能看出颜凌寂的腿因为经络受阻,失去了部分直觉,但手上的动作依旧足够温柔。

    君璧其实也在利用帮颜凌寂处理伤口的机会,好好察看他的腿伤。虽然伤口看上去确实很严重,但是也不是没有办法治愈。如今伤口没有完全愈合,可以暂时辅以按摩疏通经络。等伤口愈合之后,加上活血化淤的药浴和适当穴位的按摩,一个月之内可以慢慢恢复腿的知觉。至于还能不能走,就要看颜凌寂自己能不能配合锻炼了。

    颜凌寂俯视着面前的女子,她的秀发低垂,拂过肌肤赛雪的脸庞,头上除了一朵洁白的玉兰花外,再没有其他饰物。因为距离很近,颜凌寂似乎可以闻到玉兰花的淡淡幽香。她面色凝重,小心地处理着伤口。尽管颜凌寂几乎没有知觉,还是感觉整个腿暖融融的,一直蔓延的心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