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520 > 言情小说 > 满天都是小星星 > 第六十三章 莫名的背叛
    趁着宵夜刚刚出炉,翠姨赶紧上楼去叫乔默和言染下来。她看到书房和言染的房间都透着灯光,便先到书房去。

    两只咖啡杯已经见底,可乔默靠在办公椅上熟睡了。兴许是太累了,喝了咖啡竟然也睡着了。她叫另一哥下人小美把咖啡杯收拾下去,便到了言染的房间。

    在门外已经听见了言染抽泣的声音,听得出来她极度地克制。翠姨想着乔太太出了车祸,她伤心地哭了也是正常的。

    “咚咚咚……”翠姨敲门。

    “染染,我做了你最爱吃的宵夜,快下楼来吧。”翠姨尽量把声音放得温和,可里面丝毫没有回应,连哭声也消失了。

    “染染?”翠姨担心,再次敲门。

    安静了好一会儿,言染才说道:“我不吃。”

    “染染,开下门吧,你还没睡要不我拿上来?”

    “真的不用。”

    翠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言染这样令人担心得很。她管不了那么多,马上去书房叫醒乔默。

    乔默感觉睡了许久,头痛欲裂,睁开眼看翠姨焦急地站在自己的面前。

    他拍打着头问道:“怎么了?”

    “少爷,染染她一直在房间哭,您快去看看吧。”

    乔默马上起身,脚下没站稳就飞奔到言染的房间,可里面竟然反锁了。

    她从不会反锁。

    “染染,我是乔默,开门。”乔默急促地拍打着房门。

    里面貌似什么东西摔碎了:“你走!”

    乔默惊住了,这是怎么了发这么大的火。

    “怎么了?说给我听好不好?”乔默的心都碎了。

    “我不想见到你!”

    乔默急了:“你到底怎么了?你要是不开门,我把门砸了。”

    “你砸吧,反正这又不是我的,你自己的东西想砸就砸!”言染句句都是气话,乔默头痛还没缓过来,扶着门强撑着。

    “我的姑奶奶,你有什么脾气对着我发,自己一个人生什么闷气啊。开门,你想怎么样都可以。”

    言染本来趴在被子上,听到乔默的话马上翻身坐了起来,此时她已经是满脸泪水,心痛得说话都有些吃力。

    “我生我自己的气,你管我干什么?你想管谁就管谁,但是别管我。”言染气呼呼地下床去桌子上拿纸巾,不小心踩到地板上的玻璃碎渣子,脚底下瞬间流了血。

    “啊……”言染坐在床上,模糊的双眼看不清脚下到底扎进了多少碎渣,疼痛难忍,她崴着脚去拿纸巾止血。

    “言染,你怎么了?”乔默侧耳听到言染的叫声,马上吩咐翠姨去叫小新拿东西砸门。看来以后家里还要备着各种工具才行。

    言染听到外面“乒乒乓乓”的声音,看来真的准备砸门了,她不想大动干戈,崴脚去开了门。

    这门突然一开,门口的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小新的斧头已经悬在半空了,乔默下意识把小新往后推,小新打了一个踉跄。

    乔默一见到言染的身影,便立即上前看她有没有事。她“嘶”的一声,脚上的血已经流在了地板上。

    翠姨马上按了紧急门铃叫医生过来。

    “你也太任性了,万一砍到怎么办?”

    乔默把他抱到床上,脚下还踩着不少的玻璃渣子,玻璃渣子洒落在偌大的房间,这是生了多大的气才摔了那么用力。

    乔家的家庭医生马上为言染医治,感受到巨大疼痛的言染这才安静下来,可她的肩膀仍旧止不住颤抖。

    在医生包扎的间隙,乔默才认真观察到,这一地的玻璃碎渣子原本是谢雯与送给她的星空音乐盒。

    言染从未在他面前发过这么大的火,这究竟发生了什么?

    乔默思前想后,许是今日谢雯与的到来让她动怒了,可她不是已经对谢雯与没有敌意了吗?

    伤口处理好之后,翠姨和医生都出去,只剩下乔默和言染两人在房间,空气安静得可怕。

    言染单薄弱小的身体貌似受到了巨大的打击,全身都充斥着不安和排他的气息。

    乔默试图接近她,可接近一步她就会后退一步,直至退到床上的角落里。

    “饿了吗?一起去吃宵夜吧。”乔默打破沉默。

    “你自己去吧,别管我了行么,让我一个人待着。”言染话语冰冷。

    “你这样我怎么能放心?现在有什么事还不能跟我说了是吗?”

    “你要我跟你说什么?我会当做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从今以后我们就只是亲人,我不会再多想什么,你也不要做一些让我误会的事,免得我成为一个笑话。”言染说完又流泪了。

    乔默头又开始痛了,这妮子在玩什么把戏?

    “好,那你先跟我说发生了什么,是不是关于谢雯与?”乔默一说完,言染充满恨意的、通红的双眼目不转睛地看着他,她的心痛过百次千次,但那个名字从他的嘴里说出来却还是如此的讽刺。

    “你明明知道,为什么还要问?”

    乔默十分疑惑,可为了安抚言染,他便不再追问。想起以前对她承诺的那些话,难道今天谢雯与的出现再次让她感到没有安全感了吗?

    “好,我不问了。你在生我的气,那我请求和解好不好?”

    “不好,你出去吧,我只想一个人静一静。”

    乔默看她如此的倔强,也不再勉强。

    他去门口找到一把扫把,把一地的碎玻璃扫出了房门。

    “我走了,但你要答应我,门不要反锁。还有,如果你有什么事不想当面说,就发微信给我。”

    乔默出去后,言染房间里的灯便熄黑了。乔默内心忐忑不安,随即叫翠姨来问话。

    二楼的阳台没有开灯,只有远处微弱的灯光映照出乔默幽暗的影子。翠姨轻轻地走到他的身后候着。

    “翠姨,以后禁止谢雯与来乔家别墅,不要让言染见到她。”

    翠姨应道:“好。”

    “去休息吧。”

    “那您呢?宵夜还热着,要不下去吃两口?”

    “不吃了,你帮我打个电话给窦珧,明天把手上的工作交给谢雯与,代替她去医院给我哥嫂送饭。原因……就说医院还有些要紧的事,总之不要让谢雯与到医院来。”

    “好,我马上去。”

    “还有,明天早上准备一些饭菜给言染带去医院。”

    翠姨走了之后,乔默一人坐在阳台上,还好冬末的寒风并不刺骨,他披了一件羽绒大衣,脚下烤着炉火,靠在沙发上休息。

    他像往常很多次一样守在言染的房门口,企图能听到里面发出一些声音,就算不是轻微的呼吸声,是生气砸东西的声音、收到微信的声音都行。他知晓言染没睡,可直到天亮了,里面也没有任何动静。

    心绪不宁,直到天亮。

    ……

    天边刚刚泛起鱼肚白,言染就已经从床上起来换上衣服,想着去医院给守夜的乔柏和还在重症病房的杨菲送早餐。

    一夜无眠的她面色苍白,眼皮感觉到沉重不已。稍微花了点妆,涂上口红,气色变得好了许多。

    刚刚下楼,翠姨和厨师正好把早餐端出来。

    “染染,你起床啦,我们准备了一些粥和面包、蛋糕、沙拉,厨师研发的新口味,赶紧过来尝尝。”翠姨见到言染面色凝重,但好在气色如常,猜想乔少应该已经哄好了。

    “好,我试试,你现在就给我打包吧,我路上吃。”

    翠姨脆声答应,拿起饭盒边打包边说道:“你下来的时候没见到乔少吗?他昨晚好像在阳台上呆了一夜。”

    言染脸上的表情突然停滞了一下,说道:“是吗?我没见到。”

    “那可能回房间了,要不我去叫乔少起床陪你吃早餐?”

    “不用。”言染拎起早餐就走了。

    待言染走后,翠姨才开始责怪起厨师来:“打包这么快做什么,真的是。”

    话刚落地,穿戴整齐的乔默下了楼,坐着吃早餐。

    “乔少,染染刚刚去医院,你要不要……”

    “我知道了,叫小新把我的车开过来。”乔默一心想着刚刚出发的言染,吃着手中的美味面包竟觉食之无味,索性就放下不吃了。

    翠姨:“您的车昨晚谢小姐开走了。”

    乔默又说道:“那就叫司机开别的车,把我送到医院。”

    “好。”

    乔默在车上一直催促着司机快点,可马路上早已没有搭着言染那辆车的影子,只好晚一步到达医院。

    当乔默到达医院时,杨菲正从重症病房转移到VIP病房,人已经苏醒,眼睛已经可以睁开,只是还暂时无法说话。

    乔柏喜极而泣,在病房外守护一夜的他拉着杨菲的手跪在床前的地上哭泣。言染也笑着流着泪。

    一个在生死边缘徘徊的亲人,终于回到了大家身边。

    “杨菲伯母,你饿不饿,我给你带了粥和鸡汤,你想吃哪个?”言染问道。

    “染染,医生说现在还不能吃东西,再过几个小时才能进食。”乔柏说道。

    “哥,你赶紧吃点东西调一下肚子,然后回去休息睡一觉,这里有我在,你放心。”

    乔柏被乔默拉起来坐在边上的椅子上,他吃了点面包和牛奶,一些碎屑在他嘴上他却全然不知.

    他说道:“我吃好了就在这里休息,估计睡一觉杨菲就能说话了。”

    乔默明白他的心情,便说道:“行,那你赶紧吃了这些,都是言染给你带的,你可别辜负。”

    乔默和乔柏同时看了言染一眼,乔柏便心满意足地吃东西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