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520 > 武侠仙侠 > 锻仙 > 第六百章:教杀先生(一)
    车门吱吱作响,让人不禁要担心,下一刻车身会不会散架那匹拉车怪驴倒是颇为雄壮,奈何一身杂毛斑斑点点,不少地方如被火烧过一样焦黑,摸样着实有些可怜。

    穿着一身半旧棉袄,十三郎侧身从狭小的车门内下来,脸颊深陷,神情憔悴,与当初判若两人。大灰闻声转过头,看了看十三郎,不安地打着响鼻儿。

    被识破形迹,少年并没有如何沮丧,反被大灰极富人性的表现所吸引,好奇说道:“老师,这头驴您是从哪里买的,真聪明。”

    大灰有些不满,恶狠狠瞪了他一眼眼,少年越发觉得吃惊,连声道:“它生气了,它还会生气!”

    “谁都会生气,大灰当然不例外。”

    十三郎随口应着,清亮难掩忧郁的目光投向不远处,说道:“天寒地冻,这位军爷,不妨一起来避避风。”

    亲卫对这位身子羸弱的书生印象不错,笑着摇摇头,回答道:“先生不用理我,只是少爷不能在此待太久,先生抓紧些就好。”

    月前,这支赶赴乱舞城的队伍在一次扎营时碰到十三郎,发觉时他昏迷在野外,几乎要被冻死,旁边只有这头怪驴不离不弃,令人赞佩又惊疑不定。因为按照道理讲,这样一个身材单薄体质羸弱的书生,实在没有理由能在大雪封山的野外活下来,在报与主人知晓后,本着救人为善的念头将其留宿一夜,准备待其略有好转后送走。

    结果很有意思,也不知怎么地,彼时林家小少爷因好奇跟随众人去看十三郎,结果在其被救起的地方发现几行潦草的字迹,顿时如见仙迹,当时就忍不住临摹。说起来也算缘分,林家数代书香这一辈姐弟俩皆精于此道,尤其是小少爷更立志成为一代书家,骤然见到那种虽胡乱涂写却仿佛要从雪地上跳出的字迹,哪里还忍得住。

    后面的事情很简单小少爷拉了姐姐一同观摩那些字迹,后与其一同去求父亲,想把这个落魄书生留下。

    原本以为再简单不过的事情,结果却起了波折。

    听了两人的描述,在亲眼看过十三郎所写字迹后,林大人顿时变了脸色。

    林大人同样精于书法,造诣远非他们姐弟两个可以比;那些字迹是以手指在雪地上所画也不知为什么,周围风雪凌厉,竟然无法将其掩埋起来,仿佛绵羊畏惧猛虎、鸟雀远避蛇蝎一般不敢靠近;尤其是当他注目一观,将神魂投入其中的时候,一股极尽凶恶之能事的煞气扑面而来,险些冲破紫府。

    幸亏林大人家道殷实,数代积累身上配有一块自祖上传下、据说为仙家之物的玉诀,关键时刻得已醒转,避免神智被夺的下场。

    心惊胆寒之下林大人一口否决掉姐弟两的请求,当时便有了弃之不顾的念头;奈何姐弟两个、尤其是小少爷贪于笔墨,自己不行就拉上姐姐,姐姐不够便求娘亲,一家三口喋喋不休,让林大人好生无奈心烦。

    怎么办呢?说人家的字会杀人一.谁信啊!

    一家人闹腾半天没个结果,林大人坚称此人来历不明,难容于正统;林夫人心疼儿子女儿,况且孩子要学字.哪有不支持的道理。一番唇舌无果后,外柔内刚的夫人上了火气当着孩子的面揭穿林大人的底。

    “当年若不是你仗着一手好字,三天一封五天一信的勾引,本小姐又怎么会上了贼船;如今不说什么富贵难求,便是平安都每个保障,还要被连累发配到乱舞城这种地方来受苦”

    林大人立马举手投降。

    话说回来,拥有三百亲兵、一名仙家坐镇的队伍居然害怕一名落魄书生似乎也太说不过去。林大人为家庭和睦而忍气吞声,不失为明智之举。

    这件事情惊动了仙长,勉为其难一番查看后,断言此人只是个凡人;那头驴倒可算是异种,但也不过是头粗生灵性的畜生,力气大些罢了。至于那些字一.说来也怪,轮到仙长去查看的时候,那些字迹早就被风雪吹了个无影无踪,哪有什么凶煞之气。

    最终,大伙儿决定问问书生来历,结果可好,书生脑子冻出毛病,记忆不全。

    也不是全然不知,书生说他要去乱舞城寻找名医救治自家患了病的娘子,然后

    然后没了。

    全忘了,或许永远都想不起来。

    足够了,对林大人来说几乎算不上信息的这点信息,将母女俩感动得一塌糊涂,眼圈都泛了红。

    数千里莽原,中间不乏妖兽强人,一介书生孤单上路,只为救治爱侣一.再看看十三郎的摸样,虽然疲惫憔悴到极致,依旧能够看出原先神采,哪能不为之落泪。

    对相当多女人来说,这种事情的杀伤力比法宝还恐怖,而且没有时间限制,终生有效。

    于是乎,母子三人的态度更加坚决,疑惑难安的林大人最终败退,赏了十三郎一辆破车,同时严令小少爷除学字外不许与其接触,至于小姐,更是门儿都没有;对外则宣称男女之防有所不便,以免落人口舌。

    “一连写出十七个杀,字字如染血之刀,杀戮之刃,这样的人会没有隐秘?”每每思及此事,不通武道的林大人总会有一番感慨,奈何木已成舟,他也不好意思翻脸。好在乱舞城将至,只要能够平安抵达,也就罢了。

    “既然如此,军爷请自便。”

    一面说着,十三郎寻一块山石,随手拂去上面的积雪,坐下后说道:“今天想学什么字?”

    教人写字,十三郎的方法与众不同,一次只教一个,而且设定目标,不达到的话绝不肯传授下一个。车队走了一个月,小少爷得到认可的仅有区区五六个字。便是严厉如林大人也不能不承认·这位名叫萧八指的先生着实严苛到离谱。当然,他确有几分真材实料,小少爷的进展摆在眼前,就连隔手相授的小姐都获益不少·着实令夫人欢喜。

    少年凑到身前,从怀里拿出两个小盒子,笑嘻嘻递过去说道:“写字不着急,老师先吃点点心吧,我娘亲手做的。”

    十三郎没有马上接,说道:“又想学写杀字?”

    少年只是笑不肯说话,清秀的面孔竟显得贼眉鼠眼·好像一条首次偷鸡的小黄鼠狼。

    留下十三郎便是因为那十七个杀,虽然不像父亲看出那么多,少年依旧能够领略几分味道。在他看来,那些字中的每一划都像一把剑,起手字更像两把明利的刀,比身边亲卫的佩刀还要锋利。

    能看出这些,足见少年于书道天赋不凡,他的胆量不算大·但这不妨碍少年人特有的幻想;每每想着那些字迹中包含的凌冽意味,小少爷觉得热血沸腾,好像自己变成了故事里的游侠·单剑行天下,白衣飘飘秉公义¨梦里都会神采飞扬。

    没有少年不尚武,哪个少女不怀春,便是这个道理。

    “也好,有这段时间做基础,的确可以试一试。”

    十三郎从少年手里接过盒子,说道:“但有一样,你姐姐那里怎么办?还有你父亲?”

    少年大喜,忙说道:“老师放心,我不让他们知道。”

    十三郎失笑说道:“每日考校·怎么瞒得过去?”

    少年悄悄眨眼,小声说道:“老师有所不知,父亲现在查得不像以前那样紧,而且¨前两天我故意有所保留,留了空挡出来。”

    十三郎不禁也眨眨眼,问道:“你是怎么想到这一招的?”

    知道老师性子宽厚·少年索性卖乖,委屈的表情说道:“老师总共就教了我六个字,一个刀,一个剑,一个随机应变;我在想啊,这个随机应变,可不就是要随机.¨应变么?”

    这叫随机应变?

    望着少年得意中带着忐忑的神情,十三郎好生感慨,没有再问什么,说道:“先写一个来。”

    这是程序,传授之前总要让少年试写一次,以寻出改进方法。少年对此早有准备,欢呼一声摘下挂在身侧的短匕,连着鞘在雪地上比了比,开始凝神。

    这也是十三郎的要求,写字不要执于笔墨,一草一木一手一指,皆可就作。

    十三郎坐在石上,没有干涉少年思考,自顾打开食盒看了看,选择其一反手递了出去。大灰早等在一边,头颅轻轻一摆便将里面的点心卷入唇内,犹不忘朝少年看一眼,心里悻悻想着。

    “吃人嘴软,本神就不计较你的无礼了。”

    少年没有留意到这一幕,一个月的修炼,他最大的收益不是学了那六个字,而是能够在任何情形下凝聚精神;周围此时风雪猛烈,少年却心无旁骛,脸上的顽虐一扫而光,神情宁静而肃穆。

    对于这个杀字,少年早已模拟了无数遍,比之先前学的那六个字多出不少把握。过了片刻,少年持着连鞘短匕在雪地上挥动,笔走龙蛇,一蹴而就。

    杀!

    书吧,少年长出一口气,自己认真看了看,眼中略有几分得意,抬起头说道:“请老师指点。”

    十三郎随意瞄一眼,问道:“这个字,你是用何而写。”

    少年微楞,不明白老师的意思。

    十三郎将剩下那个食盒收入怀里,说道:“是用刀,还是用剑,亦或用的是¨烧火棍?”

    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