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520 > 武侠仙侠 > 我有一本剑仙录 > 第四章 解锁任务
    陈鼎寒穿好衣服,将房门打开了一道缝隙,探出了自己的脑袋,并没有让陈萱萱进屋。

    “曼陀罗花呢!?”

    “额,不让我……进去坐坐!?”陈萱萱的表情有些奇怪,陈鼎寒一直以来都是叫她萱萱,可是今天竟然叫了她萱妹妹。

    而且陈鼎寒有种莫名的变化,好像他们之间变得陌生了起来。

    “我身上太痒了,得先止痒。”陈鼎寒倒是没有想那么多,现在他就想看看,什么叫做解锁顾上韩的双臂!

    “额,好吧,那就等哥哥痊愈之后,我在过来探望!”说着,陈萱萱便将一株红色的曼陀罗递给了陈鼎寒。

    “多谢!”

    “哥……”

    接过曼陀罗花,直接关闭了房门,根本没给陈萱萱说话的机会。

    陈鼎寒拿着曼陀罗花,仔细的打量。

    花冠呈漏斗形,筒部为淡红色,上部褐红色,叶片很宽,呈卵形,边缘有着不规则的波状浅裂疏齿,脉上生有疏短柔毛。

    “真丑!”

    鉴赏完这朵曼陀罗花之后,陈鼎寒不禁瞥了瞥嘴,他这是第一次见到曼陀罗花,每一次都是按照小说中的描述去幻想,总以为这是漂亮到极致的花朵,可是没想到,竟然这般的丑!

    拿着曼陀罗花急忙走到了床前,将枕头下的《剑仙录》取了出来,快速的翻到了第一页,惊奇的一幕出现了。

    在第一个任务下,再次出现了一行字。

    ‘任务一已完成,解锁漠北剑仙双臂。’

    而随着这行字的出现,上面用黑笔画出的顾上韩的画像,两只手臂陡然有了颜色,袖子是淡淡的蓝色!而且他的地方,还是没有任何的颜色。

    “靠!这么神奇!”陈鼎寒瞪大了双眼,怎么都没有想到,这本书竟然还有这么神奇的地方!

    ‘任务二:以漠北剑仙的口吻,写下一封情书,完成任务将解锁漠北剑仙双腿。’

    又一则任务出现。

    “写情书!?我都不知道顾上韩是谁,也不知道他媳妇儿叫什么,叫我怎么写!?”

    陈鼎寒嘴角一撇,完全陷入到了困境,这任务有些太强人所难了,什么信息都没有,这信可怎么写!?

    只是陈鼎寒也特别想知道,当解锁漠北剑仙之后,会发生什么,那个所谓的祈福又是什么东西。

    所以他深吸了一口气,最终还是走到了桌前,拿起了笔墨,犹犹豫豫,不知道如何下手。

    “算了算了!就按照我那个世界的模式写吧!”

    ‘亲爱的媳妇儿,你好!我是顾上韩,自从上一次与你分别至今……’

    大约半个时辰的时间,陈鼎寒写出了一封歪歪扭扭的情书,以前他是大学生,而且又是文科专业,所以写一份情书并不难,只是不知道会不会完成这个任务。

    然而,他成功了,这个任务竟然这么简单的完成了,就连陈鼎寒自己,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其实这个任务很简单,只要内容差不多就可以,但问题就在于最后的落款,一定要把顾上韩的名字写上,这样任务才可以完成!

    顾上韩的双腿此时也有了颜色,只剩下躯干、头颅以及手中的长剑没有颜色。

    “看来还有三个任务就可以解锁整个图像了!还是有些期待的!”

    陈鼎寒有些兴奋,这些任务都太简单了,手到擒来点事。

    而且随着他刚才专心写信,身上奇痒的感觉也消失不见了,并且身体上的那些伤痕也全部愈合,甚至连疤痕都没有留下。

    “神奇,神奇啊!”

    继续观看下一条任务。

    ‘任务三:以漠北剑仙的名义,为袁氏设立灵牌,完成任务将解锁漠北剑仙躯干。’

    “这任务还真行,如此简单!哈哈!”

    陈鼎寒看过古装的电视剧,也知道灵牌的样子,就算没有灵牌,拿块木板也是可以的!只是他现在人生地不熟,到哪里去找木板啊。

    “陈萱萱要是在就这就好了,唉,让我撵走了不说,我可怎么去找她!”

    陈鼎寒唉声叹气,要是陈萱萱在这里,至少有些忙还能帮到他,可现在就不一样了,所以他的目光四下扫视之后,最终将目光放在了自己的床榻上!

    ‘噼里啪啦……’

    一阵折腾之后,整个床榻已经残破不堪,而也只是取下了一块小臂长短的木板而已!

    ‘顾上韩之妻,袁氏灵位。’

    毛笔书写,虽然字写的确实烂,但还是能够看出来模样的。

    “很简单嘛!哈哈!”

    陈鼎寒笑呵呵的将灵牌放到了桌子上,而《剑仙录》的第四个任务也随之出现,是要求在灵牌前,烧掉那封情书,便能够解锁头颅。

    任务很简单,做完这一切,顾上韩的头颅也有了颜色,这个时候再看,顾上韩整个人活灵活现,仿佛活了一般。

    只是有些美中不足的是,顾上韩眉心的位置,出现了一个黑色的小点,很明显,有些影响美感,算是瑕疵了。

    “接下来就是最后一个任务咯!”

    陈鼎寒很兴奋,有些迫不及待想要完成最后一个任务了,然而当他看到最后一个任务的时候,不禁眉头一挑,嘴角抽搐。

    “赵轩明是谁!?这个任务怎么感觉……”

    正在不断的犹豫中,房门忽然被大力推开,突如其来的情况顿时吓了他一跳,急忙将《剑仙录》藏在了怀里!

    “陈鼎寒,赶紧去前厅,父亲和长辈都在等你!哼!”

    陈鼎瑞进来了,语气不善,不过他的目光中,却有一抹幸灾乐祸的神色。

    他从来都不用正眼看陈鼎寒,所以陈鼎寒把什么东西藏在了胸前,他自然也没有看到。

    “知道了。”

    陈鼎寒撇了一眼陈鼎瑞,心中满是厌恶,但没办法,谁让这人在这个世界,成了他的哥哥呢。

    片刻的功夫,陈鼎寒已经来到了前厅,陈林炎满脸愁容的坐在主位之上,其他长辈也是唉声叹气,显然是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父亲,我来了。”

    陈鼎寒本不想叫父亲两个字,可是没办法,谁让陈林炎下手那么狠呢。

    “嗯,厅旁坐下吧。”陈林炎看都没看他一眼,便淡淡的说道,只是语气中,带着一丝惆怅。

    “今天叫你过来,是有关于你婚约的事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