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520 > 综合其他 > 归家的路途 > 8.相遇
    齐自强被迫放假了,每天会有一波波来慰问的大爷大娘,哥哥们也都会在跟着来陪齐自强玩,齐自强觉得太幸福了,还想再挨顿揍呢。。。。。。。

    齐百岍和齐自强和好了,小孩子根本都不记得之前到底怎们回事了,齐自强把自己好吃的分出了好多给齐百岍,乐的齐百岍装病逃了一天的课在齐奶奶家陪齐自强,齐奶奶在家专心看孩子,齐老爹自己回了工地上班,齐二嫂顶替了七奶奶的班,帮着去做饭,这么好的工作可不能丢了。

    日子就这么过了十多天,齐自强完全好了,不得不说齐自强的愈合能力惊人,被狗咬的地方只剩下淡淡痕迹。

    近几天齐奶奶明显感觉到自己力不从心了,看孩子尤其是齐自强这样的,太难了,屋里呆不住非要出门玩,出了门撒腿就跑,齐奶奶根本抓不住,齐自强的破坏力也让齐奶奶心疼自己的荷包,玻璃打了两块了,碗架子里的碗又少了四个,鸡都不下蛋了。

    齐奶奶想了个招,给齐自强一个小铲子,让她去园子里玩,齐自强也好打发,玩啥都行,在园子里挖了三天,拍死了三窝耗崽子,齐奶奶倒不是心疼耗子,就是,怎么说呢,女孩子应该,不应该这样吧,这样以后可怎么嫁的出去啊。

    对于一天一块多钱的工资齐奶奶又开始惦记上了,看孩子哪有挣钱有激情啊,生龙活虎的齐自强完全可以去上学了呀。

    “乖孙啊,你想不想去上学啊?”齐奶奶揣着小心思问道。

    “想啊想啊!”齐自强又发现了一窝耗子,眼见大耗子要跑,抡起铲子就拍了下去,那动作行云流水。

    耗子不甘的离开了人世,齐自强把剩下的还没睁开眼睛的小耗子拿铲子扒拉开,一个个摆了一排,挨个拍死。

    齐奶奶看的心里直哎呦。

    “强子啊,咱们睡一觉吧,怪累的哈。”齐奶奶完全忘了刚才要说啥了,把齐自强从园子里拽出来,要哄她睡午觉,阻止她再造杀孽。

    齐自强像个听话的小宝宝,乖乖地躺下睡觉,往齐奶奶的怀里蹭了蹭,把手伸进了齐奶奶衣襟里。

    齐自强有个习惯,睡觉要摸着她妈妈或者奶奶的乳~房才能安心睡觉,齐奶奶和王老师都没拒绝过,没当什么大事,只是不再让她含着乳~头睡觉了。去年才断奶的齐自强睡觉要一只手摸一侧乳~房,着嘴里还得裹着她妈的另一侧乳~头,那个动作没累死王老师,睡着了的齐自强也不撒嘴,王老师狠狠心把奶也给戒了,孩子就剩这么一个要求了,也就没拒绝。没一会齐自强就睡着了,齐奶奶把齐自强的小

    手拿出来,她又伸进去了,这是还没睡熟。齐奶奶不再动,低头看着齐自强粉白的小脸,咋看咋稀罕,想想园子里一地耗子,她这个孙女啊,好像凶了点呢。

    等着齐自强睡熟了,齐奶奶悄悄地去园子里毁尸灭迹了。可不能让人知道啊。一个男孩子要是这么干,顶多会有人说这孩子真淘气,女孩子要是这么干了,那就是狠心,那话怎么说,无毒不丈夫,最毒妇人心,男人狠毒是好事,是大丈夫,女人狠毒就是罪,她的乖孙长大会嫁个好人家,找个好人疼的,孩子还小慢慢管教吧。

    齐老四今天也早早的回来了,来看自己闺女,看他妈在园子里,打了声招呼就进屋了。

    齐奶奶进屋的时候看着老儿子搂着她的乖孙睡着了,也没打扰他们,去厨房做饭了,老四一会醒了肯定又会吵吵饿了。

    齐自强挨完打第二天就和齐老四和好了,在齐老四保证再也不欺负王老师的前提下,原谅了她老爸,看着一堆好吃的,亲了齐老四一脸口水,齐老四心里愁的事也放到了脑后,闺女还是很贴心啊,保护妈妈么,慢慢管教吧。

    方宏来了这些天一直在家呆着,刚开始还想着出门溜达溜达看看乡村的风景,出去一圈,半个小时就回来了,没啥看头,大家都各自忙自己的,也不认识,憋屈了好久想出去玩玩儿吧,根本没有交通工具。出门太费劲了,一天一辆公交车,还得走四五里路才能到公交站。方宏想必须买车,愁着没有门路,就去找了齐大爷。

    齐大爷一听,啥,车?啥车?小汽车!?那可老鼻子钱了。

    想劝劝这孩子不能这么过日子,又憋回去了,看看再说吧。

    “你想要买台啥车啊?”

    “代步的呗,咱们这出门太费劲了,想出门时候方便点。”

    “等晚上老四回来,我帮你问问他,他大姨姐家在城里,估计能有点门路。”

    “那行谢谢大爷啊。”方宏说完正要走,院子里来了个人。

    “正说要找你呢,你就来了,哈哈,不经念叨。”齐大爷看件齐老四哈哈笑道。

    “找我啥事啊大爷,这是我大姐她们单位发的床罩,给我家好几套,给你家送一套。”说完把东西递过去。

    齐大爷伸手接了东西,说道“这是方宏,以后都是邻居,这是我四侄子。”

    “你好你好。”齐老四

    “你好你好。”方宏

    “老四啊,小方啊想买台车,你看看帮着相看相看。”

    “行,大爷,咱进屋说,外边风大。”齐老四拉着方宏进屋了。

    齐老四以为方宏想干点啥买卖买个车挣点钱,老在家呆着也不是那么回事,这个方宏来了村子后和大家也不熟悉,成天游手好闲,也不知道干啥的,这是终于想好自己要干点啥了。

    “兄弟,你想买个啥样的啊,准备花多少钱啊?我姐夫那边有点门路,单位的车,七八成新的旧车价,九成新的要贵点,拉货还是拉人啊?”齐老四坐在炕沿上问着方宏。

    “我就是买个车自己开,我还没有车证呢,大哥,你看看能不能帮我弄个车证,我不会开车呢。最好能买台新车。”

    方宏在青春年少时就想买台车,他爹不允许,出门都是带着司机,那老司机恨不得天天下车推着车走,慢的要死,前两年老司机也辞职了,方宏提议买台车,出门嘚瑟也好看些。

    方宏他爹直接免了他的出门,傻眼的方宏没再坚持,没车就没车吧,不让出门就不出门吧,反正以前的朋友他爹都做主断了联系,找女人打车去也方便。

    现在没人管了,自己当家做主的方宏在不关系到自己小命的前提下可以肆意造作了,小命,钱,女人都是要滴。

    齐老四听着方宏的话接受了一会,说道“先别着急,我给你打听打听,买车好买,就是现在买这么大个家伙事要开很多证明啥的,有单位挂靠方便些,我给你问问我姐夫,能不能买到托底的,车水货多,看回来再开不住。”

    “那我先谢谢大哥了,改天请你吃饭,哈哈,有车出门也方便,你不打算买一台么?”方宏问道。

    “吃啥饭吃饭,我就先不买了,呵呵,我现在给人家开车,用不着,呵呵。”齐老四看方宏一脸真诚,就是不知道他说这话几个意思,房子都盖不起,还买车,开着玩,疯了。

    “对了,大哥,那你会开车啊,哪天你有时间我跟你几天,我还不会开车呢,跟你学学,哈哈。”方宏一事不烦二主,这大哥挺好,就多烦烦他吧。

    “没事,我天天出车,车里有的是地方,我今天开车回来的,你要是没啥事明天就行。”

    “那太好了,明天早上我去你家找你。”

    “行,我家就在前边,铁栅栏那家。我早上三点半走,你三点半再过来就行。”

    “啊?三点多,天还没亮吧?”

    “嗯?天没亮呢,咋地啦?”

    “没事没事,明天无去找你。”

    齐老四说完话也没多留,匆匆又走了,到了吃饭点了,回家吃饭去了。

    第二天方宏努力的睁开眼睛,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就出门了,早上天还黑漆漆的,不,这就不叫早上,这叫后半夜好不好,方宏心里嘀咕着,冷的哈着气,远远地方宏就看到亮晃晃的大车灯,哆哆嗦嗦的到了齐老四家。

    齐老四早就起来给车打火了,这车年头不多,毛病不少,要提前起来打火,要不冻了一晚上不好打火,耽误事。

    “先上车,暖风打着了,车里暖和,快进车里。”齐老四穿着军大衣,带着狗皮帽子,帽子两边都是白霜,看见方宏就招呼他上车。

    收拾好喷灯,检查了一下工具箱,方宏就开始了和齐老四学艺的旅程。

    第一天刚认识不久的俩人没什么共同话题,齐老四怕冷场嘚嘚的白话了一上午,方宏也在努力跟上齐老四的节奏,双方都挺友好,下午方宏就摸准了齐老四的脾气秉性,话匣子也慢慢打开了。

    齐老四有个说不上好坏的特质,就是不论什么人只要能搭上线,都能成为朋友,都能聊得来。下午的时候方宏就觉得好像跟齐老四已经认识了很久了一样,连他家几只鸡都清清楚楚的知道了。

    “大哥,你这开车一天挣多少钱,太辛苦了,起那么个大早。”方宏问出了自己心底的疑问,这么辛苦一定不少挣吧。

    “呵呵,还行吧,我这个活没准,活多了就多挣点,没有活就没钱挣,一个月对付个百八的,活好的时候能挣个两三百块钱。”齐老四也没隐瞒,也没啥隐瞒的。

    “啊,这么累一天就挣这点啊!”方宏没别的意思,就是感慨罢了,齐老四也没在意,这挺多了好不,多少人一天能挣上块八毛的啊。

    方宏也觉得自己嘴巴快了点,有点不好意思,说道“我没别的意思啊,大哥。”

    “哎,我觉得不少挣了,挺开心的一天,哪有那么多想法,哈哈。”齐老四不在意的笑笑,继续开车,赶往木材厂,今天多跑一趟能多挣两块钱呢。

    方宏看着齐老四,大大方方的观起了齐老四的面相。

    早上看到齐老四的时候,怕死的方宏就简单的看了下齐老四的面相,放心的坐上了车。

    现在又仔细端详了一番。方宏对于人的面相在性格导向和运势吉祸上还是很有一套,基于怕死原理,都是偷偷摸摸观面,从不对人讲,看破不说破。看命看中线,看运走下端,吉祸往上走,福报观满面。齐老四的脸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俊,但是占个端方,到三十岁还能看出端方就是这辈子都不会走什么歪路,桃花眼却没风流气,目光清正,作风不错,鼻梁笔直通天,平安顺遂,一辈子走不了什么大褶子,大嘴吃四方,些许福气。脸型秀气,侧脸带些女气,这是妖面,不是说妖里妖气的妖,只是会破坏端方之气,难有大作为,一辈子小市民罢了。可是观齐老四这一天说话做事豪放不羁,冲了这妖面,也就是说干好了也能是个小老板。再说整体看下来,清正的眼神,眉心光滑,无城府坏心,心境平和,可交之。方宏交朋友喜欢什么样的?平安第一,福祸其实会带累身边的人,方宏才不会去没事找事找个惹祸头子天天一起混一块,倒霉催的连累他就不好了。齐老四这种人说好听点就是安安稳稳的好男人,说难听点就是一辈子都没什么大出息,太适合一起玩了。

    新环境交朋友,方宏小心翼翼,以后日子还长,不能一个人天天圈屋里和社会脱节,要不买车也不用非得找个熟人才买,多花点钱啥事也都能办,慢慢的融入吧。

    干完活回家前齐老四去了大姨姐家,正好大姨姐也在家,收拾了一堆旧衣服鞋子,包了个大包袱让齐老四拿回去,都是给齐自强的,齐自强跟姐夫说了帮忙研究研究有没有门路买台车,有个朋友想买个车代步,说完了拿起桌子上的糖饼,急三火四的又跑下了楼,方宏一个人在车上等了一会齐老四就下来了,还递给他一个糖饼,方宏没介意一天没洗手的齐老四递过来的糖饼,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

    “车的事给你问了,反正比你现在也不会开,别着急,先看着,买回来你这二五子开车还危险,咱们先回家,呵呵,先让你嫂子给咱俩整点饭,明天还来不,你要是觉得天天出来累,我回来早了在村里带你练车。”说完齐老四开车,两人回了幸福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