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520 > 游戏小说 > 左道江湖 > 54.河洛事
    一夜乱战。

    朝阳出时,整个长江两岸,都是一片寂静,丝毫不见这段时间南北对峙的紧张局面。

    就好像一夜之间,好多事情都发生了变化。

    确实如此。

    越过中原淮南,试图渡江而过的北军大败。

    后半夜的撤退,已经让北军后撤几十里,而淮南王赵彪布置在霸都,滁州,含山的“口袋阵”,也这一刻展开来。

    整个淮南的南朝军全军尽出,配合着百战军追索,要将这些溃散的北军一口气彻底打垮。

    两国的战线,按照目前的态势,又有被推回中原的征兆,长江之危,已经接了,整个南国腹地,又可以迎来一段风平浪静的时光。

    而在江湖层面,这一战同样是超级大胜。

    昨夜一场死斗,以任豪为首的正派武林人士,将魔教的脊梁骨,彻底打断。

    万毒,死。

    高兴,死。

    接任曲邪成为五行门门主的赤云长老,死。

    圣火教掌教阳桃,亲手屠杀了数百魔教精锐,以实际行动宣告,圣火教脱离魔教。

    最后是最重磅的。

    魔教教主张莫邪,输!

    他输给了武林盟主任豪,不再是天下第一。

    当着江湖中人的面,亲口解散了魔教,从此之后,这江湖上,将再无魔教这个组织。

    魔教七宗宗主,一夜死了三个,其中包括两个天榜。

    正派中也有损伤。

    武林盟主任豪大战魔教教主张莫邪,力竭而亡。

    圆悟禅师被高兴一记万里冰封打中,靠着虬龙佛杖撑了过来。

    但也是身受寒毒重伤。

    紫薇道人黄无惨刺杀阳桃,却因对方使用千年圣火这不要脸的盘外无赖招数,惜败而下,前时在苏州受的伤还未痊愈,这次便是伤上加伤。

    中立的墨门钜子五九,被阳桃拆了大半个身体,机关禁术也挽回不了失败的结局。

    而自舞阳真人,林菀冬掌门以下,参与这一战的江湖高手,死伤惨重,就连药王鬼医冯亚夫,和万毒老头拼死一场。

    此时已身中奇毒,四肢尽废,连话都说不出了。

    这样一看,这场胜利,虽然打垮了魔教,但正道这边,同样付出了惨烈代价。

    这让胜利的味道,都被冲散了一些。

    尤其是自江湖营寨响起的哀乐,再加上漫天飞舞的白色纸钱,让这场胜利的味道,也变得黯淡了一些。

    “盟主的灵柩,要送回五龙山庄,停灵七日后,送回南通祖宅安葬。”

    营寨之中,披麻戴孝的五龙山庄管事秦虚名,正在对沈秋一行告别。

    他在昨夜乱战中,被五行刺客刺伤了左眼,这会带着个黑色眼罩,在他对面,沈秋手臂上绑着白色孝带。

    他作为任豪的子侄,本该护送灵柩一起回五龙山庄的。

    但这会,沈秋也有些事要处理一下。

    “我有些事要处理一下。”

    沈秋扶着秦虚名的手臂,他说:

    “你等先行,最晚明天,我会去山庄祭拜任叔。”

    “不只是祭拜。”

    秦虚名惨白的脸上,努力的露出一丝笑容,他对沈秋说:

    “盟主在昨日傍晚,召见我,留下了遗嘱,沈大侠,你将是五龙山庄的下一任主人。那山庄是盟主的私产,他说,这是赠予你和瑶琴姑娘成婚的贺礼。

    我来告别,也是来询问一下,沈大侠,山庄中的人员,是遣散,还是留下?”

    “秦兄,你...”

    沈秋心情复杂而沉重,当日任豪说,他要补上一份贺礼,沈秋以为他只是说笑。

    但没成想,任豪竟真的以遗嘱的名义,准备了贺礼。

    他看着眼前秦虚名,一时有些无措,不知道该不该收下,而后者也是看出了沈秋的疑虑,便对沈秋鞠了个躬。

    他说:

    “盟主叮嘱我,说若还想走江湖,便留在山庄做个管家,秦某便毛遂自荐一番,我虽武艺不高,在江湖也无甚名头。

    但若沈大侠不嫌弃,秦兄愿为大侠效犬马之力。”

    “不嫌弃,一点都不嫌弃。”

    沈秋将秦虚名扶起,他说:

    “我这会心中思绪很多,也难以打理事务,山庄之事,就交给秦兄全权处理,若是有人要走,也不必阻拦,给些银钱践行。

    若是想留下,都尽数留下,一切事情,等到任叔下葬后再说。”

    “好。”

    秦虚名对沈秋笑了笑,他说:

    “那秦某就先告辞了。”

    说完,他转身离开,不多时,一队车马,便从营寨中起行,载着任豪的棺木,往七十里外,金陵城外的钟山而去。

    还有江湖高手随行。

    舞阳真人,黄无惨,圆悟和尚,还有一批还能行走的江湖人,都要随行前去,主持盟主的丧葬仪程。

    任豪身为江湖正派魁首,这身后事,也是马虎不得。

    待他们走后,整个营寨,似乎都死寂下来。

    南朝军马前去追堵北军溃军,这会还没回来,那边军营大帐里,也是非常冷清。就好似一场热闹宴席,到了该散去的时候了。

    “小铁那边,你得去看看,他情况不太对。”

    张岚悄无声息的,出现在沈秋身后,他说了一句,沈秋默然的点了点头。

    雷诗音的事情,他已经知道了。

    他也无法评价雷诗音的行为。

    但昨夜正道能胜的那么彻底,能活下这么多人,都是因为雷诗音在战局最惨烈的时候,把阳桃和圣火教,从战局里拖了出来。

    若没有雷诗音,昨晚那情况,任豪的最后一战,就不是和张莫邪打,而是和沐浴圣火不死,同样超脱天榜的阳桃打了。

    而以任豪当时的鬼神状态,打败阳桃也许不成问题。

    但要击杀,根本不可能。

    “叫上李义坚他们,把木头叔也喊来,再去请林菀冬掌门和李守国大将军过来,在小铁房中集合。”

    沈秋对身后张岚说:

    “我有事要说。”

    张岚的表情变化了一下,他没有多问,转身抱着打绷带的小白猫仔,去传话了。

    而沈秋则回到营寨里,走入小铁休息的房中,待他走入房里,却突然停下了脚步。

    在他眼前,小铁全身都打满了绷带,正坐在椅子上,背对着门口,手里拄着巨阙,他就如一座石头一样,死寂无声。

    沈秋看着小铁的头发。

    那短短的发茬,一如往昔,但...

    一夜白头。

    小铁的头发,全白了,就如一层雪落在头上,让这个十六岁的少年,仿佛一夜之间,变了一个人。

    沈秋眼中尽是痛惜。

    他完全能理解自家兄弟此时心中的悲苦,也能理解,为什么小铁会一夜之间,变化这么大。

    除了心中悲痛外。

    还因为他身体里,心窍中燃烧的那一缕千年圣火,在一夜之间,将小铁近濒死的状态,治愈到近乎全盛的同时,也消耗了他太多精力。

    这一头白发,不只是因为心中绝望。

    “好了些吗?”

    沈秋走到小铁身前,他看着闭着眼睛,坐在椅子上,正在调息的小铁,他说:

    “还能打吗?”

    “能!”

    小铁的语气沙哑,如布匹摩擦,他说:

    “大哥要杀谁?”

    语气死寂,就好似心已死了一样。

    “我谁也不杀,还不到时候呢。”

    沈秋伸出手,放在小铁肩膀上,隔着绷带,他都能感觉到小铁血肉中蕴含的温度,就如发高烧的人一样,摸着都烫手。

    雷诗音留下的圣火,在改造小铁的躯体,就像是一把心中点燃的心火,要塑造出一个绝世武者。

    “你就没什么想对我说的吗?”

    沈秋轻声说到:

    “你这样一句话不说,我很担心你。”

    “大哥不必担心,我只是...学会了一些道理。”

    小铁睁开眼睛,看着沈秋。

    圣火入体,让他双眼瞳孔都似变成了跳动的火苗,双眼锐利的摄人,就好像是两把宝剑急刺而来。

    他努力的想要勾勒一个笑容,但他做不到。

    昨夜以后,他已忘记该如何去笑了,便只能带着平静的脸色,对沈秋说:

    “大哥对我说过,人要成长,就得先杀了心中的孩子。只有心中的男孩死了,一个真正的男人才能站起来。”

    小铁站起身来,比沈秋高了一个头,他看着沈秋的双眼,他轻声说:

    “大哥,小铁死了...

    就在昨晚,我亲手杀了他。

    从今往后,这世上再没那个懦弱无能,只会依靠他人,面对灾厄,除了祈祷之外,再无能为力的小铁了。”

    沈秋眼中毫无喜悦。

    他眼神深处,只有一抹感同身受的煎熬,成长,多么简单的词啊,但背后代表的,又是多么沉重的事物。

    “那我以后该叫你什么?”

    沈秋轻声问到:

    “仇去疾?”

    “搬山君留了话给大哥,她说,握住巨阙剑,就是搬山君,我师父也叫搬山君,我也该叫那个名字。”

    小铁摸了摸手中巨阙,他语气沙哑的说:

    “大哥以后,叫我,仇搬山吧。”

    “你是认真的?”

    沈秋一字一顿的说:

    “你知道,你要走一条什么路吗?”

    “我知道。”

    小铁,不,仇搬山深吸了一口气,他说:

    “我已踏足,无法后退,诗音,还在等着我,圣火山,还在,蓬莱山,也还在。我要搬掉那两座山,我要永永远远的,毁掉它们!

    大哥不也一样吗?

    昨夜一战,大哥心中迷茫尽去,我找到了目标,大哥找到了武道,至此之后,咱们兄弟,便同行这路。

    我再也不会成为大哥的累赘了。”

    “好!”

    沈秋长出了一口气,他在小铁肩膀上拍了拍,他说:

    “我兄弟有志气,那你就与大哥一起,走完这趟路。就如我刚才问你,搬山,你还能厮杀吗?”

    小铁应声回答说:

    “大哥只需告诉我,敌人是谁?”

    沈秋笑了笑,似耳语般说:

    “整个江湖,整个天下,所有人。

    不过在那之前,先得解决诗音留下的麻烦事。”

    在沈秋的声音中,小腿转过身,便看到一大群人走入这房舍之中,就停在院子里。

    为首的是林菀冬掌门。

    她是浪僧死前的托孤者之一。

    事关河洛帮传承,她必须到场做个见证。

    还有天策军李守国大将军,他是目前营寨里,身份地位最高的人,也要请来做个见证。

    林慧音和李报国,以弟子礼,跟在两人身后。

    然后是李义坚三人,他们是河洛帮的长老和高层,还有郎木头,掌握着河洛帮最精锐的,以是非寨残兵为骨干组建的一群帮众。

    那些帮众就在这些高层身后,他们也几乎是人人带伤,雷诗音带来了一千多号人,昨夜一战,只剩下不到八百人了。

    但第二任大龙头出山打的第一仗,就全灭了魔教,大大扬了河洛帮威名,这些帮中骨干脸上,也是与有荣焉。

    沈秋和小铁走出房门,张岚上前几步,跟在沈秋右手边。

    沈秋的状态,也不是全盛,杀了万毒,尽管有夜尽琉璃在手,但体内依然有杀生毒残留,让他脸色有些发青,衣服之下,也是打着绑带。

    他站在台阶上,看着眼前众人,也不纠结,就那么直截了当的说:

    “河洛帮大龙头,雷诗音,以身饲虎,坏了魔教根基,哪怕她已身为圣火教圣女,也是正派豪侠英雄!

    昨日之事,要传遍天下,让天下人都知道,我河洛帮大龙头的道义!

    但,蛇无头不行,帮中也不可一日无首领。

    今日,我请林掌门和李将军前来做个见证,为的就是定下河洛帮第三任大龙头。”

    沈秋的话,让院中近百人窃窃私语,但平心而论,他说的在理。

    “仇搬山,你为雷爷亲自制定的女婿,诗音此去之后,你便是最合适成为河洛帮帮主的人,我问你,你愿不愿做第三任大龙头?”

    沈秋问了一句。

    小铁摇了摇头,他大声说:

    “我要接回诗音,无心参与河洛帮大事。”

    “郎木头。”

    沈秋又问到:

    “你乃帮中长老,洛阳,金陵大战出力甚多,又得帮中兄弟尊敬,更是雷爷麾下大将,你可愿成为第三任大龙头?”

    “我心中有旧主。”

    郎木头这瘦瘦高高的长老,直言不讳的说:

    “虽为河洛帮人,但心中却无太多忠诚,不能成为大龙头,沈大侠请另寻良才。”

    场中气氛,一时间有些尴尬起来。

    李守国大将军把玩着手里铁球,听着义子李报国,为他介绍河洛帮之前的事情,而带着面纱的林菀冬则摇了摇头。

    她开口,用那标志性的萝莉音说:

    “沈秋大侠,你也不必如此麻烦了,你在洛阳,金陵所做之事,江湖同道都看在眼中,你此番又杀了万毒,名扬天下,又是雷爷,诗音信任之人。

    你虽不是河洛帮中人,但由你接任大龙头,大家都无话可说。”

    “是!”

    李义坚三个人也嚷嚷起来,李义坚大声喊到:

    “沈大哥,你不必推辞,由你当大龙头,大伙都是服气的!”

    “谁敢乱嚼舌头,就一刀砍了他!”

    易胜也大声迎合,倒是说出心中所想。

    院中精锐也都是一脸认同,他们很熟悉河洛大侠沈秋的事迹了,都知道沈秋娶了雷爷的侄女,也算是河洛帮自家人。

    大伙都觉得,这事没毛病。

    “我不可。”

    沈秋摆了摆手,说:

    “我已打算自己建立宗门,又怎可再任河洛帮大龙头?没这个道理。”

    沈秋也推辞了,他看向人群中的一个人。

    下一瞬,所有人,都顺着沈秋的目光看去,落在了抱着刀的李义坚身上,李义坚一脸愕然,他从沈秋的注视中体会到了某种不妙的事情。

    他竟有种转身逃走的想法,但却被小胜和小虎一左一右,拉住了手臂。

    “河洛长老李义坚。”

    沈秋弹了弹手指,沉声说:

    “上前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