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520 > 游戏小说 > 木叶之光 > 第228章 小黑在行动
    众人听得一愣一愣的,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妙啊!我回去之后就写一本《大野木和四尾人柱力不得不说的故事》!”

    “等等,漱石大人是让我们传播岩隐的邪恶啊!”

    “这难道还不邪恶吗?”

    “好像有点道理,那我回去后也买几本自来也大人的书学习一下。”

    漱石的一番话虽然没有打消众人的憎恨,但也让他们从狂躁中冷静下来。

    每个人都是一张网,痛苦是会随着网的脉络蔓延的,如果他们死了,那些在意他们的人也会悲伤痛苦。

    在产生了这个念头后,他们就很难再下那种不顾一切的决心,尤其是漱石后面的一番话,更是让他们的憎恨被成功带歪。

    “不愧是漱石大人,眼光比我们长远太多了!”

    “我们之前的确太冲动了,没能明白火影大人的苦心!”

    “漱石大人不愧是领悟了火之意志的人,说的话就是有道理。”

    漱石则是管杀不管埋,制止了这场骚动后便功成身退。

    至于后续会不会往什么奇怪的方向发展,那就不关他的事了。

    ……

    两天后,漱石回到了久违的木叶。

    因为担心岩隐背信弃义,西线并没有全部撤军,经过商议后决定留团藏在营地驻守,漱石则是回村子稍作休整再启程前往东线战场。

    回到村子后,漱石先是向三代汇报悟的事情。

    “漱石大人!”

    “麻烦帮我通报一下。”

    “是!您请稍等!”

    再次回来,待遇已然完全不同。

    连守在火影大楼前的守卫,看向他的目光都满是崇拜。

    清水漱石这个名字,已经伴随着他英雄的名号深入人心。

    很快,漱石便被请进火影大楼。

    一进门,三代便看着他笑道,“漱石,西线营地上的骚动多亏了你才能平息。”

    漱石则是赧然说道,“我还担心火影大人您会责怪我胡乱引导他们呢!”

    三代笑着摆摆手,“仇恨这种东西是要被疏导的,你做得很好。”

    希望他们不会变得太奇怪吧……漱石心中腹诽一声,旋即进入正题,“火影大人,我在冰封了那个怪物几天后,趁着它虚弱,用灵化之术消灭了它的灵魂,但那个极乐之箱要怎么处理还请您示下。”

    说着,漱石便取出两个卷轴,将极乐之箱和冰棺都召唤出来。

    饶是办公室的空间很大,两人都被挤到了墙角。

    但三代也不在意,只是惊讶的打量着冰棺,“这怪物竟然真的死了!”

    他并没有怀疑什么,只是感叹着说道,“这怪物死了,也算是对那些被它杀死的忍者有个交代。至于极乐之箱,这种危险存在还是让它永久封存吧!”

    “是,我明白了!”漱石将二者重新封印,然后便将卷轴放到了桌子上。

    “火影大人,您还有什么事情要交代吗?”

    “你也累了,早点回去休息吧……对了,阿斯玛这几天好像在等你回来。”

    汇报完悟的事情后,走出火影大楼没几步,漱石便看见在前面等着的,脸色沉重的阿斯玛等人。

    “你们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一个个都这种表情?”

    阿斯玛叹了口气,“带土在云隐战场上牺牲了。”

    漱石神色一肃,“怎么回事?”

    阿斯玛解释道,“在云隐战场上,带土他们遭到敌人埋伏,卡卡西左眼划伤,带土为了保护卡卡西,心脏被敌人刺穿,在把眼睛留给卡卡西之后就战死了。”

    听阿斯玛这样说,漱石在人群中一扫,便发现了神情黯然的卡卡西和琳。

    尤其是卡卡西那猩红的左眼,显得格外引人注目。

    看到这一幕,漱石都疑惑了,这到底是巧合还是设计?

    神无毗桥之战明明都没有发生,甚至水门小队也一直活跃在云隐战场上,这种情况下,为什么带土的命运还是和原本的轨迹相似?

    如果只是单纯战死,漱石并不会感到奇怪。

    毕竟带土的实力本来就不算很强,在大规模的战争中被杀身死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可这异常相似的轨迹又让他有些拿不准了,和原版的卡卡西不同,这个时空的卡卡西可是在他的压力下不断成长起来的,实力较之原版绝对增强了很多。

    就算玩千鸟玩脱了,也不太可能被人刺穿眼睛才对,除非,这是某黑的刻意算计。

    “或者说,原本轨迹中的那起事件并不是意外,所谓的神无毗桥之战,本就是黑绝精心设计的剧本,目的就是将半边身子损毁的带土送到斑的眼前。”

    这样一想也很正常,这个世界哪来的那么多意外,能刚好将带土这样有隐藏属性的天才送到斑的眼前。

    只是还有一点,“死”在云隐战场上的人,黑绝要怎样把他悄然送到草之国地下的斑的眼前还能不被生疑?

    “漱石,漱石……”

    听到阿斯玛的喊声,漱石从沉思中清醒过来。

    见漱石这样沉默,阿斯玛拍着他的肩膀说道,“别太难过了,带土那家伙可是喜欢笑的人,他肯定不希望看到我们难过。”

    红在一旁说道,“我们收到这个消息后,就想等漱石你回来,大家一起去带土家慰问一下,带土家只有他奶奶一个人了。”

    漱石沉吟着点点头,“你说得对,的确应该去看望一下老人家。”

    一路上,气氛很是沉闷。

    战争中死人其实是非常常见的,可因为漱石的缘故,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亲近的朋友牺牲。

    想到这里,小队众人不由用感激崇拜的目光看向漱石,如果不是漱石,他们中的一部分人说不定也早就变成被缅怀的人了。

    在这沉默的气氛中,漱石看向卡卡西问道,“带土的遗体带回来了吗?”

    听到漱石的问题,卡卡西痛苦的低下头,“因为时间紧迫,我和琳草草将带土安葬就离开了,等找到水门老师再赶回去时,那里已经被人挖开了……可恶啊!一定是云隐的杂碎抓不到我们就拿带土的尸体泄愤!”

    漱石眼中精光一闪,听到这里,他已经可以大致确定了——这就是小黑在搞事!

    “虽然很讶异,但从大局来看也是一种历史的必然,整个忍界的忍者就这么多人,而能满足黑绝要求的人更是少之又少,在黑绝的筛选下,命运最终还是选择了带土!”

    漱石暗自思考着这一变故的利弊。

    冷血一点来看,带土的这种经历其实并不算什么坏事。

    黑化之后,可以将他自身的潜力真正挖掘出来。

    而对漱石而言,只要能保住琳不死,在必要时刻,他可以轻易将带土从地狱中拉出来,然后通过带土接收斑的遗产。

    所以,这个问题的关键就在于保住琳不死,在保证琳不死的同时,还要保证这一秘密不被黑绝发现。

    否则,他把琳救下来一次,黑绝就来演一次,那带土不得被刺激到直接开轮回眼?

    回归问题本身,这恰恰正是整个环节最难的一点。

    以他的实力,被黑绝盯上后都要万分小心,而对象换成是琳的话,逃过黑绝算计的可能无限接近于零。

    毕竟,他们一个在明一个在暗。

    想到这里,漱石找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一个在明一个在暗……那就让琳由明转暗好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