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520 > 游戏小说 > 木叶之光 > 第230章 卑留呼
    震惊过后,富岳忍不住问道,“鼬,你现在会哪些忍术?”

    鼬轻轻摇头,“我只看您用过变身术。”

    富岳暗自松了口气,还好他没在家玩过其他游戏。

    清了清嗓子,富岳正色道,“鼬,记住我的动作,看能不能学会这个术。”

    鼬点了点头,“我会努力的。”

    富岳没有刻意放慢动作,还是以自己上忍的速度去结印。

    下一刻,一个分身出现在他身边。

    富岳转头看去,“鼬,学……”

    他话还没说完,就看见鼬结了几个印,一个完成度极高的分身出现在一边,“学会了。”

    富岳:Σ(°△°|||)︴

    等美琴回到家时,就看见自己老公神情呆滞的抱膝坐在角落里。

    “富岳,你这是?”

    “美琴,你说我是不是资质普通的庸人?”

    虽然不解富岳这是怎么了,但美琴还是笑着说道,“怎么会呢?从学生时代起你就是所有人眼中的天才。”

    顿了顿,美琴补充道,“当然,前提是不能和漱石大人那样的怪物去比。”

    “哈哈,我可不会去自己找罪受。”富岳笑了两声,接着叹道,“是因为鼬!我今天才发现,我们的儿子可能是超乎想象的天才!”

    美琴笑道,“我们的儿子当然是天才啦!”

    见美琴根本没把他的话放在心上,富岳认真说道,“不是寻常意义上的天才,这么说吧,鼬连豪火球之术都是一眼就能学会!”

    “鼬真是太……”美琴突然反应过来,“你教鼬提炼查克拉了?”

    富岳摇摇头,然后把今天看到的一切都和她说了一下。

    美琴皱着眉头,不喜反忧道,“在鼬这个年龄就有这么出色的天赋,可不是什么好事。”

    作为母亲,她反倒希望自己的孩子平凡一点才好,当个寻常人眼中的天才就已经足够了。

    富岳正色道,“你和我想到一起去了,没有强大的内心,过于出色的天赋反而会害了他。”

    美琴双手捧在胸前,“富岳,你是怎么想的?”

    富岳沉吟片刻后说道,“我想带他上战场。”

    美琴惊道,“什么?”

    “别担心,西线现在已经停战了,除了小部分看不清形势的人以外,没有人会想挑起战争的。这种情况下,最多也就是爆发一些小规模的冲突。”

    美琴脸上的神情稍微缓和了一些,但还是有些担心,“现在就上战场,对鼬来说是不是太早了?”

    富岳轻轻摇头,“战争年代,六七岁就上战场的不在少数,鼬未来是要背负宇智波的男人,早点成长起来对他不是件坏事。”

    见美琴还是担心,富岳叹道,“那就等鼬过了四岁的生日,再和我一起上战场吧。”

    庭院里,鼬歪着头疑惑道,“战争,那是什么?”

    ……

    带土家。

    说完带土的事情之后,大家也没闲着,一部分人陪带土奶奶聊着天,一部分人给房间来了个大扫除。

    吃完晚饭后,众人一起道别。

    “承蒙您的款待,我们也该走了。”

    “路上小心,有时间了一定要再来哦!”

    目送众人离开,带土奶奶轻声叹道,“带土,你交了很好的朋友呢!”

    离去的众人也很是感慨。

    “带土的奶奶真的很开朗乐观!”

    “我开始明白,为什么带土那家伙能那么乐天了。”

    “我们以后每个月都来看望老人家几次吧!”

    “我觉得可以!现在西线停战,云隐雾隐估计也撑不了多久了。”

    “对了,漱石你怎么看?”

    众人都有些好奇,怎么从带土家出来后,漱石就一副沉思苦想的模样。

    “当然可以。”漱石先是表态,旋即眉头微皱着看向卡卡西,“你最近有没有遇到过一些奇怪的人?”

    卡卡西从带土家出来后也是怅然若失,被问了几遍才反应过来,“奇怪的人,没……等等,说起来的确有一个,可能你们也知道他。”

    凯疑惑道,“我们认识的人吗?那为什么要说奇怪?”

    水木冷声说道,“是叛忍吧?如果是叛忍的话,被说成奇怪的人也很正常。”

    卡卡西看了他一眼,点点头说道,“是和三忍一辈的大前辈,卑留呼。”

    “卑留呼?”阿斯玛“咦”了一声,“他好像是在战争初期叛逃的,但叛逃原因没有公布,有不少人都说他是畏惧战争才叛逃的。”

    红疑惑道,“这样的人为什么会突然找上卡卡西,这的确有些奇怪。”

    “哈哈!该不会是那个胆小鬼看战争快结束了,所以又想回村子了吧!”凯大声笑道。

    “胆小鬼?他的胆子可不小。”漱石微微摇头,右手食指在卡卡西额头轻点了一下,接着,一个鲜红的红色圆形印记在他点过的地方浮现出来。

    看着这一变故,众人都是愕然,“这是什么?”

    卡卡西摸了摸额头,“我这里有什么东西吗?”

    “是傀儡术式,启动后能让中了这个术的人像傀儡一样被施术者操控。”漱石面色沉凝,“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就是那个卑留呼留下的。”

    琳紧张道,“为什么会这样?卡卡西和他明明没有交集!”

    漱石沉思片刻,看向卡卡西问道,“你是什么时候遇见他的?”

    卡卡西回忆道,“就是前几天,发生了这件事从战场上退下来养伤的时候。”

    琳不满道,“这种事情为什么不告诉我?”

    卡卡西微微摇头,“我以为是巧合。”

    漱石猜测道,“这样看来,或许是因为写轮眼的缘故。”

    卡卡西呢喃道,“写轮眼?”

    琳不解的问道,“可为什么是卡卡西?宇智波一族的写轮眼明明更多吧?”

    “和日向一族的白眼不同,宇智波一族的写轮眼有很强的排异性,曾经也有人想窃取写轮眼的力量,但那些人无一例外的失败了。”

    漱石看着卡卡西意味深长的说道,“虽然你的写轮眼似乎有着不能主动关闭的缺陷,可和其他案例相比,几乎可以说是完美契合了,写轮眼如此契合的出现在外族人身上,这还是第一次。”

    阿斯玛狐疑的打量着卡卡西,“你的直系长辈里该不会有宇智波一族的人吧?”

    卡卡西言简意赅道,“我看过族谱,没有。”

    “我从富岳前辈那里听说过,写轮眼是映照心灵的眼睛,在战场上被敌人夺取的眼睛,会因为蕴含着强烈的憎恨从而让移植者失控。”

    漱石幽幽叹道,“你之所以能不受太多影响,多半是带土强烈想要帮助你的内心影响了他的写轮眼。”

    卡卡西身体一颤,轻轻按着左眼自语道,“带土,这就是你送给我的礼物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