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520 > 游戏小说 > 可能是本假银魂 > 第四百六十六章:TAMA!TAMA!TAMA!意义各不相同!
    “你…你说的朋友…”

    “我们还是回去再说吧,”江成眯起眼睛笑了笑,而后看了一眼一旁的小弟,“麻烦你就像什么也不知道一样,继续开车。敢说超过两个字现在就宰了你。”

    “大…”该小弟一脸满脸瀑汗的看向了黑驹胜男。

    “一个字了哦~”江成轻飘飘的话语中是丝毫不加以掩饰的威胁。

    “啊,听他的。”黑驹胜男回了一句。

    听罢,该小弟这才缓缓的发动汽车。

    ……

    “不知道你说的那位朋友是……”黑驹胜男吞咽了一口口水,虽然脸上露着陪笑,但是眼睛里却闪过一抹怨恨。

    “真的是,连眼睛里的恨意都藏不起来你是怎么做黑道的?”江成嗤笑一声,“还是说,你真的以为我不敢宰了你?明明只是只脏兮兮的老鼠而已,你……是不是稍微有点跳脱过头了?”

    被看穿了心思的黑驹胜男强忍着心头的不快,再次开口道:“就算是死,也让我死个明白不是?黑道之间各种寻仇我都司空见惯了,但是这种就像是糊弄一样的没由来的理由我不能接受!”

    “放心吧,现在还不会对你做什么,”江成翘起二郎腿,摆了摆手随意的说,“虽然遵不遵循你们的规则对我来说根本无所谓,但是作为一名成熟的大人来说,我也不会胡来。等回去了的时候,你就知道了。听说你们黑道的规则就是惹事之后,双方老大见个面,商议出合理的处理方法进行解决对吧?那么,就让我跟你们的头讲吧。”

    “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的让你去见我们的头啊!”

    “毕竟你又不是头儿…”江成耸了耸肩说,“还有,手中的动作可以停下了,在你抽出刀的这段时间里,我要想杀你你早就死上八百遍了,你的等级太低了,臭老鼠,连自己的杀意都藏不起来的菜鸟…不,应该是菜老鼠才对。”

    说着,江成又瞥了一眼一旁正在开车的那名小弟,“不要挑战我的耐心,我跟喜欢戏耍老鼠的猫不同,我一旦出手都不会让你们有反应过来的机会,所以说,还是别在这里兜兜转转了。给你一秒钟给我掉头返回歌舞伎町,不然的话……”

    感受到江成身上那股突然爆发的气势,黑驹胜男与自己的小弟同时的浑身被冷汗浸透,同时两人同时地感觉到自己的某个身体部位麻了……

    这一刻,黑驹胜男与自己的小弟两人同时地想起了那个时候猫国王所说的那句「延续后代的力量会在濒临死亡的时候达到巅峰」……

    “行了,按照他说的做…”黑驹胜男黑着脸小声的训斥一声。

    小弟没敢说话,而是默默的调转向盘掉头向着歌舞伎町的方向驶去……

    ……

    凌晨,天蒙蒙亮的时候。

    歌舞伎町一条街四天王之一的泥水次郎长所率领的沟鼠组的大本营的主屋内,江成眯眼笑着盘坐在地上,看着在自己对面地板上盘坐着的那位留着十分干练的短发,脸上数道刀疤,虽然上了年纪但是眼神却十分锐利的名为泥水次郎长的男人。

    沉默了许久之后,次郎长轻笑一声,而后瞥了一眼正围站在自己与江成周围的以黑驹胜男为首的一众沟鼠组成员们。

    “你们出去一趟,还真是惹了不得了的怪物呢。结果到最后还是让我这个上了年纪的老头子帮你们擦屁股吗?”

    “头!我们跟他根本就没有过节!”黑驹胜男连忙辩驳道。

    “啊啦啦~”江成单手撑着下巴,叹了一声后故作苦恼地接着说,“明明我的朋友因为你们的关系浑身是伤的趴在地上一动也不能动呢~而且据我所知,我的朋友才是跟你们一点过节也没有呢~但是却因为你们的缘故变成那副模样,作为朋友来说,如果不来这里走一趟的话,我的心里真的会过意不去的呢~”

    “所以说你的朋友到底是谁啊?!”黑驹胜男愤愤的喊道。

    “哎?这么快就忘记了吗?”江成有些诧异的看向黑驹胜男,而后再次露出一脸清爽的笑容并竖起一根食指,“那么我就好心的提醒一下吧,木天蓼星大使馆…还有…野猫王……”

    “你…”黑驹胜男突然反应了过来,睁大着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江成,“那只野猫是你的朋友?!不!不可能!人类怎么可能跟野猫是朋友!”

    “你不照样是只狗奴?”江成眯眼笑着反驳道。

    “根本就不一样!”

    “给我闭嘴!”感受到因为黑驹胜男的话,江成身上那突然爆发的杀意,泥水次郎长怒吼一声,“想把老头子我的性命跟你们一起葬送掉吗?!”

    瞬间,黑驹胜男安静了下来。

    “所以说现在的前因后果您应该明白了吗?”江成一脸微笑的看向了次郎长,“不过因为我还从来没有跟黑道的人打过交道,所以就只能麻烦您定夺,咱们这个过节应该怎么来摆平呢?”

    “真是狡猾的小鬼,”次郎长哼笑一声,“我知道了,既然事情已经明了,那么就提你的条件吧,黑道都是直肠子,有仇报仇有怨报怨,不会有丝毫怨言。”

    “听说他们把我的朋友们抓起来卖给大使馆是给那些蠢猫们做壮阳剂的…”江成捏着下巴作思考状,思考了一小会儿后,突然抬起头来,竖起一根食指一脸微笑的接着说,“那就把他们的TAMA全部交出来吧,今天只要见到TAMA我就会心满意足的回去的!”

    “别开玩笑了!”

    “为什么要用我们的TAMA换那些野猫们的TAMA啊!”

    “而且它们最后不是没有被取掉TAMA吗?!”

    一众沟鼠组的成员们愤愤的喊道。

    “闭嘴!”次郎长温怒的声音响起,而后伸手拿起茶杯轻轻的抿了一口并淡淡的瞥了一眼江成,“TAMA也有好几个意思,是哪一个?是股间的那个(蛋蛋)还是脖子上的那个(性命)?”

    “啊哈哈哈,想不到一个老头儿也这么幽默,”江成挠着后脑勺打了个哈哈,而后止住笑,冷冷的瞥了一眼次郎长,淡淡道:“这种事情还是你们自己商议吧,无论哪一个今天只要拿到手我都会回去的。”

    “哈哈哈哈…”次郎长突然笑了起来,“小子,还是第一次有人敢这么跟我说话,还没发现吗?你自己的TAMA(性命)已经快要不保了。学会把杀气隐藏好再来吧!”

    “隐藏?”江成嗤笑一声,“对付这些老鼠需要用那种东西吗?还有,老头儿,你是不是老眼昏花了?竟然连哪一方的TAMA被捏在手里的这种事情也看不出来。”

    说罢,江成整个人的气势瞬间改变,冲天的杀意瞬间充满了整座宅邸,除却次郎长外,所有的小弟都半张着嘴呆在了原地,浑身上下还在止不住的颤抖。

    “还有…你那把剑从我进门开始就已经是把断刀了,”江成再次显露一脸微笑,“这种事情您也没有发现吗?”

    【这小子…】次郎长低眼看了一眼右手中的刀,【绝非等闲之辈!看来那个传言不虚…】

    “所以说现在能好好谈谈了吗?”江成微笑着接着说,而后又好心的提醒了一声,“是好好谈哦,可千万不要让我亲自去取,尤其是你那已经上了年纪的TAMA,我一点兴趣也没有。”

    “不过听说猫在捕食老鼠时,总是会将老鼠玩弄致死。就很突然,现在我对这一点也开始好奇起来了…”江成微笑着自顾自的接着说,“所以说,能让我见识一下吗?那种虽然知道难逃一死却依旧奋力的挣扎着的模样。”

    看着江成的那副表情,活了大半辈子的泥水次郎长,第一次嗅到了死亡的气味,第一次觉得自己被什么不得了的东西给盯上的感觉,逃不掉的感觉……

    “没想到…我这只即将要退休的老鼠有一天能遇到一只真正的猫…”泥水次郎长低下头轻笑一声,而后抽出一旁的不知何时已经断了一截的刀挣扎着站了起来,“那么,已经不用多说什么了,即便是这把老骨头的我也有想要活下去的理由,来吧!小子!”

    “吼~”江成抬起头来一脸饶有兴趣的看向次郎长,“打算用自己的TAMA换他们全员的TAMA吗?没有这么做生意的吧?我是不是太亏了?而且你这些鼠崽子们以后向我寻仇怎么办?其实我还是觉得只留下老头,干掉其他的老鼠对我来说比较合适呢。”

    “别说笑了,”次郎长笑了笑,“对你来说,他们根本算不上威胁吧?”

    “等下啊…头…”一旁的黑驹胜男咬着牙开口道,“这次的事情是我一个人的责任!跟头还有大家没有一点关系!”

    “呀咧呀咧,”江成摆了摆手,“又是电视上看到过得惯用桥段,不过话说回来,你们黑道也用这一套吗?真是够老套的。”

    “拿去吧!我的性命拿走吧!”黑驹胜男向着江成喊道。

    “这个男人刚刚是不是让我把他的TAMA拿走?”江成捂着嘴一脸嫌恶的说,“啊,真是恶心的男人呢,竟然让我拿他的那里…莫非你喜欢男人吗?”

    “江成大人,你要的TAMA(小玉)来了。”小玉踏进门内的同时出声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