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520 > 历史军事 > 田园悍妃之摄政王欠收拾 > 第33章讨人厌的熊孩子
    家里还是老爷子最大,老爷子发话了,其他的人听之任之。

    别看杨氏在这个家作威作福,那是老爷子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很多情况下,老爷子觉得可行自己又不能做什么的时候就会默认杨氏的做法,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特别是四房的,本身就是念书的,对自己父母更加的了解。

    所以老爷子一说,四房的人顷刻间安静了,即便是那个人是最疼他们一房的,他们也不敢在为其出头,默不吭声的静等二嫂分配饭食,他们也庆幸分配饭食的人是二嫂,换作是大嫂,白志文和文月莲只会呵呵,大嫂什么样,他们都相处这么几年了,还能不了解,这就是个能占便宜就要占便宜的,自己却舍不得流露出一些些。

    厨房的活计妯娌之间轮着来的,现在老三家的正在坐月子,这一个月她不用干活,但等出月子后就得安排上,这也是杨氏一早安排好的。

    今个正巧轮到老大家的,林氏原以为自己还可以像往常一样耍耍无赖不干了。

    但是别人比她的速度还要快,就连在她眼里可以随意欺负的老二家的也跑了,徒留一桌子的碗筷留在桌上,残羹剩菜,油不拉几,一看就恼火。

    “娘,赶紧收拾。”她娘也真是的,动作就不能快一点嘛,没看到爷的脸色很不好看。

    第一次见她爷脸色不好看就是三叔坚持要给死去的三婶看病,奶不让,也发了一次火,今个是第二次,也虽然没有发火,但脸色阴沉沉的,看着就怪吓人的。

    “催催催,催什么催。”林氏在不情愿,还是起身收拾残局。

    “娘,你小声一点,你没看到我爷脸色不好嘛。”要不是她娘平时护着她,她都不想在这儿帮忙,也就在隔壁房间,嚷嚷得那么大声,生怕她爷听不见呀,真想挨爷的骂。

    “我……算了,算了。”林氏看了眼紧闭的房门,抿了抿唇不在吭声,埋头开始收拾。

    杨氏挨了白以柳的打,几天都没有出过房门一步,一是浑身疼的不能动弹,而是不想出去被人冷嘲热讽或者听到议论她的言论。

    这事只一个晚上就闹得人尽皆知,有人拍手叫好,有的人摇头表示不赞同,有的直接骂白以柳是个白眼狼。

    这些话几天之后白以柳才从陈苗苗的口中知晓,不过她直接一笑而过。

    出了一口气后,白以柳心情万分舒坦,做起事来更是事半功倍,两匹拿回来的布被她裁了个七七八八,虽然她不会刺绣,但做出来的衣服却非常的吸引人。

    考虑到冥沧褶只有五岁,估摸着可能还会尿床,其他的时间还好,眼下马上就要进入冬天了,要是尿了床那就麻烦了。

    她家就一张床,要是尿湿了,他们两个人就会没地方睡,想到这个,白以柳颤抖了一下,给他专门做了一个床垫子,用来预防他尿湿。

    衣服是在冥沧褶眼皮子底下完成的,让他对白以柳又有了一个新的认知,真没看出来黄毛丫头还有这手艺,衣服样式倒是挺精致的。

    当他听到黄毛丫头说刚刚完工的那块垫子是给他的专门用来防半夜尿湿的,整张脸就黑了,咬着牙将小垫子扔到了白以柳的脸上,扭着小身子蹬蹬蹬跑了出去。

    白以柳撅着嘴,一脸的不爽,她是好心好不好,这也能伤他自尊,太矫情了吧,切了一声,“小破孩就是不识好歹。”说完,默默的将小垫子给收了起来。

    冥沧褶跑出去后就后悔了,站在院子里有些茫然。

    他现在身上除了那一块玉佩之外,没有任何的其他可以联系属下的东西。

    他知道自己是什么情况,但黄毛丫头不清楚,她这么做对于正常的孩子来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她其实并没有做错,反而是为了他好,是他自己别扭,不想被当成孩子来看待。

    想到这里,冥沧褶不耐烦的一个劲的踢着脚下那个小坑,本来一点点的坑,在他的作为下逐渐变大,都能埋下一颗大萝卜了。

    恰在这时,院门吱呀一声被人推开,一个小女孩凑着脑袋往里看,一看到院子里的冥沧褶,整个人都傻了。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回过神,指着冥沧褶支支吾吾的说:“你……你……你是……谁呀?怎么……怎么在……柳姐姐……家。”之前她来的时候并没有见到小男孩啊,这才几天啊,柳姐姐从哪带回来的?

    “关你什么事。”心情本来就不好,一被质问,冥沧褶更加的不爽了,不过是个毛都没长齐的小丫头,凭什么叽歪。

    “不……不是,我……”陈苗苗被喝退了几步,小男孩的脾气也太坏了,什么人啊,避开冥沧褶的目光,朝着屋里大喊着,“柳姐姐,柳姐姐你在不?”

    “在,不是跟你说过了,不要一直过来,白家的人会找你们麻烦的。”杨氏这个人根本不讲理的。

    “嘻嘻,她来不了,听说在床上躺了好些天,到现在没出过门呢。”村里人好多人都在说杨氏挨打的事,她哪还有脸出来见人呀,不然她也不可能这个时辰过来。

    “活该。”下次要是敢在上门找茬,她就不是打一顿就放她走了,而是要她流点血在这里,疼痛不能让她长记性,那么流血了应该可以的。“你过来有事?”

    “嗯,我娘问你要不要去镇上,今天我爹借了牛车,我们可以一起去。”

    “你们去吧,我就不去了。”该买的她大部分都买好了,这几天不打算去镇上。

    “那好吧。下次我们在一起去。”

    “好。”

    “柳姐姐,他是谁呀?”陈苗苗悄悄的靠近白以柳身边,在她耳边轻声的询问。

    “他叫子钰,我在山上捡回来的。”白以柳没有隐瞒,这么一个大活人村里人迟早会知道的,根本瞒不住。

    “捡的,真可怜。”陈苗苗一下子对冥沧褶同情起来,早忘了他对自己凶狠的样子。

    农家的人都特别的纯朴善良,也不会记仇,一旦遇上比自己还要可怜的,同情心立刻就泛滥了。

    “可怜,呵呵,他一点不可怜。”白以柳反而觉得可怜的人是自己早知道就不救了,救回来一个小祖宗,她多冤啊。

    “你不是说他是捡来的,哪里不可怜了。”对陈苗苗而言,捡来的就是非常的可怜,因为他是被家人丢弃的。

    可是为什么呢?他不是男孩子嘛,被丢的不应该是女孩子吗?男孩子多金贵啊,村里好几家生不出儿子,那些大婶子都非常的可怜。

    “乖,不是要去镇上,还不赶紧回家去,不然你就去不成了。”白以柳不打算回答她这个问题,直接换了话题,一提到去镇上了,陈苗苗哪还顾得上小男孩,跟白以柳说了去回见就跑得没影了。

    她们两个人说话并没有避着冥沧褶,一听他们说自己可怜,他真的很想说他不可怜,一点不可怜,他好的很,非常非常的好,是她们一辈子都无法企及的,然而这些话一旦说出来就会显得十分的苍白。

    黄毛丫头铁定不会相信,到时候肯定又会对他来一次心灵的畅谈,不想被教育那就不能说,只能默默承受着。

    “干嘛,苗苗没说错啊,你是很可怜啊,只是在我眼里你不可怜罢了。”哼,可怜,是哦,难道她就不可怜了,他们啊,同病相怜,谁也别嫌弃谁!

    “……”他说什么,他什么也没说呀,瞧瞧,瞧瞧,黄毛丫头也太凶悍了,以后肯定没人敢娶的。

    只是世事难料,最后娶她的人会变成他自己,不知道那时候他会不会后悔今天的心里想法。

    “我想去镇上。”他想去镇上看看有没有联络点,虽然不能回去,但也要知道那些人的一举一动,好好的计划一下报复回去。

    “去镇上干嘛,又不买什么东西,过几天再说。”去的太勤快了,太惹人眼了。

    “我就要去。”冥沧褶不顾白以柳的反对坚持要去镇上。

    “小破孩我都说了,你是听不懂话是吗?等几天会怎样?”白以柳一把拽住向前走的冥沧褶,小破孩怎么就那么倔强呢,听不懂人话啊。

    “不要,我就要现在去,你不带我去,我自己去。”冥沧褶用力的想要甩开白以柳的手。

    “行了,我带你去还不行嘛。”小破孩就是小破孩,要是不满足他,今天她就别想消停了。“去镇上可以,你一定要听我的话,不可以乱走乱跑。”白以柳决定先跟他约法三章,别到时候出去了给她闯祸。

    “可以。”冥沧褶点点头。

    “那你等我一下。”白以柳转身跑进屋里,从空间里顺出来一两银子,又将背篓背在身上,锁好门带着冥沧褶去了陈家,希望陈伯这会儿还没有离开,他们还能搭顺风车。

    白以柳带着冥沧褶来到陈家门口,陈家真准备启程。

    坐在牛车上的陈苗苗眼尖的很,一看到白以柳立刻挥舞着双手,“柳姐姐,你是不是要和我们一起去镇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