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520 > 玄幻奇幻 > 帝尊你媳妇红杏出墙了 > 第二章:留下休养
    祸引将二人带至司烟凡间历劫处的屋子,司烟看着熟悉的一切来不及感伤,将受伤的道友扶到榻上,从怀中掏出一个瓷瓶,从中倒出两粒丹药,自己的服下一颗,又将另外一颗渡给道友,稍带片刻见其苍白的面容有了一丝红润,这才放下心来,隐了房屋四周,飞向上空调息……

    片刻后……

    “咳咳……”

    榻上之人猛烈的咳嗽声使得白嫩的皮肤涨得的通红。

    “我这是在哪里?”

    男人忍着身上传来的阵阵痛感,支撑起身子,环顾四周,剑眉拧作一团,走了出去。

    “这里好美,竟胜人间美景宛如仙境般,难道我已经得道成仙了?”

    男人看着屋外白莲争相绽放的盛景,眉头舒展开一些,但转念一想,此处虽奇珍异草甚多,但灶台上俨然有被人使用过得痕迹,念既如此眉间锁的更紧了。

    “这到底是哪里……”

    脑中久久寻不到答案,男人暴躁的一拳砸向桌子,木桌瞬间被男人劈成两半。

    “景色如此迷人,你却如此之躁,这样很不好滴……”

    屋中传来司烟清灵的打趣声。

    “是谁……谁在装神弄鬼,快点出来……”

    男人胸腔中的星星点点般散落的小火苗瞬间被点燃,低声吼叫。

    “你已经死去了……”

    司烟声音低哑,略带忧伤。

    “人死之后要过鬼门关,经黄泉路,黄泉与冥府之间,又以忘川河为分界,且那忘川河水乃呈血黄色,里面尽是不得投胎的孤魂野鬼,虫蛇满布,腥风扑面……忘川河上奈何桥,奈河桥边老婆婆,婆婆乃孟婆也,过忘川河,经奈何桥,孟婆汤以忘记前世之事,不喝孟婆汤,就过不得奈何桥,亦不得投生转世。”

    男子神色淡定的娓娓道来。

    “哈哈……懂得倒是不少!”

    听到男子的长篇大论司烟终是忍不住爽朗的笑出声来。

    听到这笑声,男子心中便更加心中笃定受人作弄了,于是端正态度朝着空空中高喊:“道友切莫玩笑了,速速现身相见吧……”

    “举手之劳何足挂齿!”

    司烟正经且婉转的拒绝了男子见面的请求。

    “救命之恩怎能算作小事,不了了之,道友现身相见也好让我知道,道友姓甚名,何方清修仙资阶品几许啊!”

    男子轻笑,嗓音深沉。

    “无阶无品,玉龙山上一逍遥散仙!”

    司烟听闻避无可避,只得捡些无关紧要的说。

    “今日多亏道友出手相助,我才侥幸捡回一条性命,既然道友不便相见,那就此别过,来日道友若有需要之处,陌欺定誓死相助!”

    男子双手抱拳,态度诚恳的道谢,

    “道友中毒颇深,这玉龙山后有一泽汤泉,乃是引十洲药琼之水可愈百毒,道友且去疗养几日,待伤愈之后再走不迟!”

    司烟思虑过三终是不忍丢一个受伤之人,哪怕这人有些脾气火爆。

    “多谢道友好意,虽是道友举手之劳相救,但道友面都不肯相见,我又好再作打搅!”

    男子言语平静却不难听出调中的不满。

    “嘿……我诚心救你还救出错不成……”

    司烟听罢不觉气愤,但想想自己很一个受伤之人较什么劲,继而平静下来又道:“既然如此道友请自便!”

    他就想不明白了,他只是单纯的想当面略备薄酒表示感谢,为何她不愿相见,难不成她把他想成贪恋她美色的登徒子不成,虽说他靠着昏迷前脑中模糊的印象拼凑出,她确实属那天上人间一绝色,但他却不似那人间只贪恋美色之人,但美色误人,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自不会对她纠缠……

    若是那日遇到心悦之人他必回对她千依百顺,待时机成熟寻一世外桃源一生一世一双人,男子思虑自此,心中竟不知不觉滋生出一丝烦闷,心中似有千万座山压下堵着一口气向屋外走去……

    “哼,不知好歹,我好心救你,你却亵渎与我!”

    听到他心中所想,司烟气愤不已,提剑现身讨要说法。

    “亵渎?我何曾亵渎于你!”

    男子心中亦愤愤不平,想不到救自己之人竟是这等善变之人,一时之间双方气场降到冰点。

    “刷刷……”

    司烟恼怒男子心事被她揭穿后却还是死不承认,一道幽蓝色的寒芒狠狠劈向男子。

    “哼,我要是早知道是你这般人救的我,我令可被魔兵杀了,也落得个战死的好名声!”

    男子眼疾手快的侥幸侧身躲过,气概不凡的咬牙回怼。

    “凡人都是一样的,死不悔改劣根性!”

    司烟不知想起了什么,又劈一剑

    “凡人,我就算是个凡人也不会要你这样冷冰冰的女人!”

    男人一时间被她那句凡人的劣根性扰的丢了他作为男人的尊严,这下也失了往日不与女人计较的素养切齿痛恨的说道。

    “废话真多,手底下见真章吧!”

    司烟冷冷轻哼一声,手下握着一把祸引剑态度也寒了不少。

    “刷……当……”

    司烟招招致命,男子虽受了伤,但持剑的手也是卯足力道直刺过来,速度稳准狠直刺司烟要害,但却不愿与之纠缠,顾左、右躲闪着,力道虽狠但并无加害之意,双方来来回回数十回合下来男人终不敌司烟败下阵了。

    “咳……咳咳……要杀便杀,手下败将何惧生死!”

    男人修长的的手指随意的将嘴角流下的血迹抹掉,羞愧难当的将头撇向一侧,嘴上说着傲慢的话语。

    “亵渎神灵这几剑算是便宜你了,今日我无力与你纠缠,今日你便下山,从今往后不欢迎你,你若胆敢在我玉龙山放肆我见一次便打一次!”

    司烟将祸引于背后藏起,低头看着受伤的男子被自己打倒在地,目光触及到胸前挂着的玉坠,暗暗压下心中肃杀的情绪,稳了稳气息,想到他是在自己管辖区域受伤,终有一丝丝不忍,扔给男人一只瓷瓶,撂下一句狠话便,也许心思去管这屋中的满地狼藉……

    男子看着手中的药瓶,又看看司烟潇洒离去的背影顿感惭愧,自己竟还不如一个女人有气度,将手中的药瓶紧紧攥住,撑着身子捂着伤口低头离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