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520 > 玄幻奇幻 > 帝尊你媳妇红杏出墙了 > 第二十一章:陨落了
    “巫医可有方法将墨祈唤醒?”

    宛月轻轻一语却充满了震慑力。

    “呃,这……”

    巫医吞吞吐吐不知该做何回答,手指不停擦拭着额头的溢出的冷汗。

    “怎么无计可施!”

    宛月沉声微微蹙眉。

    “主人这病乃是……”

    巫医身形微颤跌跪在地,欲言又止。

    宛月见巫医欲言又止随即沉声说道:“但说无妨!”

    “公主,主人这病乃是心病,心病还需心药医,除非主人自己愿意从梦魇中醒来否则其他人别无他法!”巫医跪在地上头深深的埋进地面颤抖着说完。

    “滚下去!”

    宛月烦躁的抚额沉声说道。

    “溪儿,不要再离开我了,不要再离开我了,我不想再尝一次生离死别,那种痛彻心扉的感觉真的教人生不如死……”

    侧坐于墨祈榻前的宛月听着墨祈口中传来的,那来自心底化不开对另一个女人深深且浓烈的爱恋,她很生气紧咬银牙,但却不得不忍受,她眉头紧蹙,硬生生的压下心中波涛汹涌翻腾而起的浓浓的嫉妒!

    夜已很深了,寂静的可怕亦如忍人心……

    “墨祈哥哥,睡了这么久也该醒来了,我好想你啊,我不怪你将我赶去九幽,从今以后你的身边只会有我一个人了,真好。!”

    女声音温柔似水抚着墨祈黑发的手掌更是轻柔生怕弄疼了少年……

    另一边

    “九龄烟儿人呢?她在哪?”

    司溟因激动的情绪扯动了伤口轻咳了两声。

    天界晨华宫中,就一炷香之前重伤昏迷的司溟清醒过来,他拖着刚能动弹的残破身子将整个琉璃殿、晨华宫全都找了个遍都不见司烟的影子。

    九龄等一众婢女匍匐在地整齐的琉殿中个个屏气敛息大气都不敢出一口,生怕被司溟的怒火祸及一身。

    “一个个都哑了,怎么都不敢言语了?”

    司溟沉声道,强压着心中愈演愈烈的怒火。

    只见司溟半倚靠在金丝楠木榻中,冷冷的的扫视着面前地面上跪满婢女们,他苍白的面容也掩盖不了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帝王之姿。

    “九龄你来说!”

    司溟突然点名。

    九龄闻言,先是一个激灵,心更是顷刻间提到了嗓子眼,牙齿咯吱咯吱打着冷颤,手心不停往外冒着汗,更是不知所措的不知安放在何处为好!

    “帝尊这……这……”

    九龄心乱如麻支支吾吾的。

    “如实说!”

    司溟闻言心不知怎的猛的往下直坠。

    九龄突然深呼一口气,微微调整一下情绪小声说道:“帝尊您身负重伤,公主听闻唯有炼妖壶才能炼制出金丹来随即之身前往冥界去找了荼与……”

    “你说什么?”

    司溟怒目圆睁。“不久后公主便带着炼妖壶来了晨华宫,因帝尊自身灵力与炼妖壶中的魔力相冲,公主为了救您,剖出自己的精丹净化炼妖壶中的魔力……”

    九龄诚惶诚恐的说道。

    “噗……”

    司溟只觉血气上涌,口吐鲜血……

    “帝尊您需保重啊,不然就枉费公主牺牲了自己……”

    九龄见状也顾不得害怕,跪着匍匐前行。

    “咳咳……咳……”

    司溟剧烈的咳嗽着,脸被涨的通红,九龄顺抚着,好一会司溟才缓过来,大口大口的喘着。

    “你骗我的是不是?”

    司溟不愿相信这个噩耗,也不会接受……

    “你现在带让十二神将各带一对天兵,分别在人界、冥界、魔界、忘川各处留守,一有蛛丝马迹便上报给我!”

    司溟冷静下来对九陵吩咐道。

    “是,小仙遵命!”

    九龄毕恭毕敬额的领了旨意离开。

    “你们都下去吧,让我一个人静一静!”

    司溟无力的挥挥手将一殿婢女屏退。

    婢女如释重负的一个个陆续低着头轻手轻脚的离开。

    一干人等陆续离开后,司溟痛苦的放空着思绪……突然瞥见桌案上一处忽明忽暗的亮光……司溟拖着身子走到桌案旁静静躺着一张书了满满字迹的信……

    “我本忘川河中一缕魂,承蒙金莲圣母怜我可怜将我救回极地,又蒙东岳大帝爱怜有幸得到他的亲传,辗转来到天界得帝尊庇佑多年,今日帝尊因溪儿重伤,溪儿无以为报唯有用自身精丹为引救治帝尊,还望帝尊切莫难过,愿一切安好,溪儿绝笔……”

    司溟眼神快速浏览着信上的信息……

    “你知道了,你全都知道了……咳……咳咳……谁告诉你的,到底是谁……”

    司溟看着信上的字字句句心痛欲裂……

    “帝尊您这是从哪里抱来一个小娃娃……”

    “从今以后这孩子便是天界公主司烟……”

    万年前天界晨华宫中司溟帝尊突然昭告三界,亲封一个呱呱坠地的婴儿为琉璃公主,并且亲自抚养其成人,三界不出所料的顿时炸开了锅,一时间众仙家众说纷纭,纷争不断……

    “我真的不愿让你想起那段记忆,我宁愿你永远只是个被我捧在手心中用心宠着,刚从幻境抱回来的婴儿……粉粉嫩嫩的光洁白皙的小身子抱在怀里那么一点点大,淡粉色的秀眉,小小的鼻、粉嘟嘟似樱桃般小嘴……”

    司溟陷入了一个人的回忆里久久不能自拔……

    “陛下不好了,不好了……”

    天奴慌慌张张的跑进凌霄殿大喊。

    “什么事慌慌张张失了体统!”

    正在批阅奏章的闻见响动心有不悦。

    “陛下晨华宫中方着人来报说琉璃公主逝去了……”

    天奴失了姿态的向司寒禀报着。

    “你说什么……”

    司寒猛的站了起来,握在手中的笔从掌心中滑落在洁白的纸上印下了抹不掉的墨迹……

    “她怎么会……”

    司寒哽咽着。

    “具晨华宫的仙婢讲,说是公主为了给帝尊炼丹,私自做主将魔族炼妖壶从忘川中拿了出来,以己之身剖了精丹引净化了炼妖壶中的魔气炼了丹药……”

    天奴小心翼翼斟酌用词。

    “她这孩子从小就被叔叔宠坏了,想一出是一出,什么事都敢做,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

    司寒嘴上说着嫌弃的话,但心中却是无比痛苦……

    天界少了一个爱笑、爱闹的小天使,司寒初闻此噩耗之时,一惯于司烟不对盘的一时之间竟生出许许多多惆怅……

    第二天天帝昭告三界,天界琉璃公主突然逝去,天帝下诏书依照人间丧仪三年间暂停一切喜宴,为琉璃公主举行丧仪……

    就这样几百年过去了,丧仪结束后天界才渐渐热闹起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