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520 > 玄幻奇幻 > 帝尊你媳妇红杏出墙了 > 第二十六章:会是她吗
    两人赶了半个时辰的路,终于看到了希望,花朝有些体力不支的不住擦拭着额头布满的薄汗,还不时询问着花:“颜儿还好吗累不累?”

    “呼……呼呼……娘亲,颜儿、颜儿……不……”

    花颜面色潮红,气喘吁吁的话还未说完,脚下一软便往后倒去……

    “哎……颜儿……”

    花朝忙眼疾手快的去接,奈何漫漫长路也消耗了不少体力,离花颜一步之远之时摔了下去。

    “夫人小心!”

    一道低沉的声音响起,双手一左一右将一大一小虚扶着,母女俩这才得已幸免与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

    “多谢公子搭救,小女子在此谢过了!”

    花朝随即一把抱住一侧的花颜嘴上担忧的道:“颜儿,怎么样,有没有不舒服的地方,摸摸头吓不着。”

    男子看着花朝过于紧张,开口解释道:“我扶的及时,孩子应该没有摔着!”

    “公子着实不好意思,小女子只顾着着急了,还未感谢公子搭救之恩!”

    花朝闻声,这才抬起头看着男子,言语有些囧迫的说,碍于男女受不亲更何况还是素未谋生的男子,花朝只是礼貌性的微微行了个礼真诚感谢后快速退开二人保持着半米的距离。

    “无妨,举手之劳何足挂齿,那夫人请便!”

    男子倒不甚在意花朝的举动,只淡然一笑,简单言语一句便转身离开了。

    “颜儿你可吓死娘亲了!”

    花朝紧紧搂住花颜再次开口。

    “娘亲,我感觉刚刚那个叔叔好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

    花颜看着白衣男子的背影痴痴说了一句看似无关紧要的话。

    “瞎说什么胡话,莫不是热糊涂了?”

    花朝一听着实吓了一跳,一手拉着花颜,一边默默拾着地上散落的蘑菇,收拾完二人便赶着往酒楼送去……

    童言无忌的话语却被走的不远的男子听进耳朵里面,在他心中炸开了,平静如水的心中泛起阵阵涟漪,泛滥沸腾,转头看去却早已不见母女俩的身影……

    “荼与,你去把玉龙村的生死簿拿过来!”墨祈步履匆匆的从外边赶回来。

    “主人您这是……”荼与下意识感觉有一丝不对劲。

    “你快些去!”墨祈挥手催促着。

    “荼与这就去取!”荼与只能乖乖领命。

    “那个女孩会是惜儿……会是吗……”墨祈在心底不停的叫嚣着,他现在唯一的念头就是快点将龙村的生死薄翻查一遍去印证他心底的那个不断重复的声音。

    “冥王您怎么来了!”陆判有些难以置信。

    “陆判,你将玉龙村的生死薄拿给我看看!”荼与下着命令。

    “冥王可是在质疑属下?”陆判不明所以的如实说到。

    “不是!”荼与很是干脆的回答。

    “我有些私事需要查下生死薄!”荼与随便寻了个理由。

    “是属下这就给冥王您去取!”陆判顿时了然了,手轻轻一挥,放心的将生死薄递给荼与。

    “近来可有新增人?”荼与手一边自然的翻阅着,一边聊天似的套问着陆判。

    “并未,一切井然有序!”陆判干脆回复。

    嗯,辛苦了……”荼与说着官方的话语。

    “这是卑职应该的!”陆判亦回复的很官方。

    两人扯着闲话,荼与手下却依旧翻动着薄子。

    正当快要翻到最后一页之时,一道金光乍现,暗黑的地府照的似白昼般……

    “怎会如此?”荼与慌张的询问陆判。

    “金光现,说明此人非凡人……”陆判赶紧解释。

    “难道是天界之人?”荼与蹙眉反问。

    “不确定或魔、或神、或佛……”陆判心虚的说道。

    “快查查此人姓甚名谁!”荼与指了指被他扔在案上的薄子吩咐道。

    “是个孩子,姓花名颜今年五岁……”陆判看了一眼薄子说道。

    荼与闻言心里咯噔一下,脸色变了几变。

    “拿过来!”荼与沉声道。

    “冥王您这是?”陆判大叫一声。

    “此事莫要声张!”相对于陆判的紧张,荼与倒是显得自然。

    “是,属下明白了!”陆判恭敬的回答。

    听到陆判的保证,荼与点了点头,转而价夹着薄子走了……

    不多时荼与便回来了……

    “主人!”荼与恭敬的叫着墨祈。

    “拿个薄子怎么这么久!”墨祈不耐烦的说道。

    “主人恕罪,陆判那里有些冤魂不愿投胎,所以属下费了一番功夫!”荼与言语自然的将在心中早就练习好的一套说辞拿出来了。

    “行了,你将薄子给我吧!”墨祈一心都在命薄上根本没有在意荼与说什么。

    “是!”荼与依旧一副谨谨恭敬态度,将命薄双手奉上。

    “好了,这里没你什么事了,你先下去吧!”墨祈接过命薄,随即让荼与退下了。

    荼与快速转身,嘴角勾起一抹弧度满意的走了,荼与走后墨祈呆坐在椅子上,心怦怦跳个不停,墨祈一手按在胸口上,试图那颗躁动的安抚下去,但似乎效果微乎其微。

    吸气,呼气来回反复几次才微微定了定神,忐忑的将那命薄缓缓翻开……

    墨祈看的很慢,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的去扣,深怕错过蛛丝马迹,似乎老天爷就是要与墨祈作对似的,他越是期待越是失望,一页又一页的翻阅过去,就是没有他想要的线索……

    只听啪的一声,命薄被墨祈无情的摔在地上……

    “为什么……怎么会这样……不可能会是这样……不可能……”墨祈似疯癫般自言自语……

    “一定是那个环节出了问题,我不信她不是她……”墨祈陷入了泥沼里不愿走出来,以至于宛月进来都没有察觉。

    “墨祈哥哥,你在干什么!”宛月走到墨祈面前同他讲话。

    “她为什么不是她……”墨祈陷入一个人的梦魇疯狂的想寻到一个答案,他根本不知道此时被他抓着的人是谁!

    宛月闻言,心猛的狠狠刺痛了一下。

    “她死了死的一干二净……”宛月大喊发狠的咬着牙。

    “不……不……她还在……我看见她了……”墨祈狠狠地抓着宛月的肩急忙解释!

    宛月似没有知觉般任他抓着,她只沉默的的紧紧直视着他似要透过那深邃的眼眸望进他的心里……

    “为什么你就不能看看我呢?”宛月心痛的看着着他。

    “你不是她,即使她不在了我也不会喜欢你,即使你再在我身边浪费千万年我也不会喜欢你,永远也不会爱上你……”

    墨祈一把将宛月推倒在地,气急败坏的风风火火离开了。

    宛月被墨祈摔在地上好似没有知觉一般,一声不吭……

    “你会后悔的!”宛月撂下一句狠话便离开了。

    宛月走后,墨祈便借酒消愁,一人独醉,也好过,深入骨髓般的痛彻心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