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520 > 玄幻奇幻 > 帝尊你媳妇红杏出墙了 > 第二十八章:诡异事件
    “颜儿快回来,不要在外面玩闹了!”

    天色渐暗,本就居于三三两两散落的破落村,夜晚的来临便已是寂静无声的,但不知何时起了风,起风了倒也不觉得怪,见惯微风徐徐的夜晚,赏着繁星点缀的夜空倒也不甚惬意,但不知为何今日她心中有一阵莫名泛起的恐慌感,于是便开口将玩意正劲的花颜唤回来……

    “知道了,娘亲!”

    花颜本是兴致极高,但听见花朝喊她,也是乖巧的应下,小跑着朝花朝的方向去了。

    花朝拉着花颜的小手,进了屋中。

    夜更加寂静阴森,屋外的风也愈加大了,堆满繁星的夜空亦被乌云笼罩……

    萧瑟的风儿吹响了号角,屋中时不时可以听到风吹树叶的沙沙声……

    “娘亲颜儿有点怕!”

    花颜听着屋外的响动害怕的往花朝怀里钻的更紧了。

    “颜儿不怕,娘亲在呢!”

    花朝调整一下睡姿,抱紧花颜,让她枕在自己的臂弯处,手掌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温柔的哄着她。

    屋外的响声更甚了,她本想先将透着风的缝隙用布条塞上好减少一个风声,哪怕她此时将花颜搂在怀里,但她依旧可以感觉到自己的衣角紧绷绷的,无奈只得等孩子安然入睡后她再下去,花朝不敢闭上眼睛,她看着花颜眉头紧蹙睡得不安稳,她沉默着抚上孩子的眉头,她动作温柔的,将孩子紧蹙的眉头,缓缓抚平,花颜白日里玩的凶,不消一炷香后,便优雅的翻了个身……

    “颜儿、颜儿……”

    花朝试探性的叫了两声,屋中无人应答,她这才放下心,小心翼翼的越过花颜,下了床,蹑手蹑脚的走到柜子旁,翻腾几下将垫在衣服下面的破旧窗帘拿了出来,将帘子撑开,依着微弱的烛光,眼神寻找着线头松动的地方,瞅准时机手起刀落一块块布条便被轻松搞定了,将有缝隙的地方仔仔细细塞好后,又扯了扯,确认都塞严实后,又起身向门口走去,又伸手拽了拽门栓,这才稍稍安心一些往床边走去……

    看着熟睡的花颜将薄被踢到一边,半个身子都悬在外面,花朝快步走过去,缓缓将她往里抱了抱,又细心的帮她盖好被子,忙活完这些了她才吹熄蜡烛忐忐忑忑刚躺下还未闭眼却被……

    正准备躺下的那刻耳边忽闻一声凄厉的惨叫声,花朝顿时睡意全无,脸色猛的一沉“噌”地坐起身来,心脏剧烈的跳动着,提到了嗓子眼里,她被吓的一动都不敢动的,敏锐的竖起耳朵,眼睛紧盯着木门,那神色凝重的都能将门板给盯出一个洞来,数秒后又传来了第二声,她听着声音仔仔细细的识别着,原来是猫叫,深呼一口气将提着的心彻底放下这一刻她多么想念穆之初的存在,如果此时他在她身边的话她就不用这样提心吊胆了,因为他会为自己撑起一片天,有他在她永远不用提心吊胆,可是事与愿违啊,意识到自己乱了思绪,花朝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

    她本想狠狠心不管的,但第三声、第四声……

    如果可以,她想自私一点,只想守着女儿期待着明白的到来,但屋外连绵不断的凄厉叫声乱了她这个做母亲的心,分了她的神,无论如何都是一条生命啊,她还时常教导孩子要有善良待人,可现在她居然犹豫了……

    终于在经过了长期的自我思想斗争,终是感性多于理性,于是便见她又折下床,走到门边将刚刚塞好的布条扯下来,透过门缝往外看去,外面一片漆黑,黑暗吞噬着村子里的一切,她孤身一人出去,她不敢轻举妄动,只得趴在门缝处观察许久,确定四下无人,是猫后她才大着胆子,将门栓拿下来,她紧张的揪着薄衫,然后毅然决然的走出屋外!

    “小猫咪、小猫咪你在哪里啊,我来救你了……”

    门被打开的那一刻风便肆意的扬起了她的薄衫乱了她的长发,风好似不忍如此对待一个有善心的弱女子,在她走出几步远的路后,风竟奇迹般的小了起来……

    “风停了?”

    她的声线平淡,言语惊奇。

    “猫咪你在哪里啊,如果你听到的话就叫一声!”

    花朝自顾自的说。

    “喵……喵……”

    那声音再次传来。

    花朝心中一喜,深感那猫咪通晓人性,寻着声迹走去……

    “喵……”

    声音越来越近,花朝的脚步也越走越远。

    “喵呜……喵呜……喵呜……”

    声音依旧在持续,响动也越来越大,声音也间隔越来越短了,就在她以为已经要找到它时却发现扑了个空,她心下一惊,后知后觉莫不是她自己遇到什么鬼魅的东西时,抬头时只见自己竟已寻至村口了,她下意识的四处张望,脚下生风般回忆着这条她走过无数次的路往家的方向逃,但四周一片漆黑与荒凉,让她又惊又怕一个次咧摔倒在地,顾不得怕打身上的尘埃,再次爬起来往回跑时却诡异的发现那猫咪竟不知何时趴在她脚下了……

    “啊……啊……”

    她惊恐的大叫声音此起彼伏,手掌擦过地面,阵阵发热发烫她也无觉无感,恐惧的拖着沉重的身子拼了命的往后退,一步一步又一步,她每退一步那猫咪就近她一步,“喵呜、喵呜”的叫着音调就跟着低一分惹人怜爱一分,直至她感觉身后被一棵大树阻挡退无可退之时她绝望了,哭的梨花带雨,撕心裂肺叫喊着:“别过来,求求你别过来,求你了……”

    她不敢看那猫一眼,在这个此时此刻尤为僻静的角落,她害怕的抱住身后的大树,她此时不是一个母亲身份也不是一个妻子的身份,而是像在这个夜幕下迷路的孩子那样哭,哭自己亦哭失去离去丈夫的女子,哭即将失去孩子的母亲,哭她可笑的同情心,当初她就该狠心一点,如果她狠心一点就不会是现在这个无法转圜的地步了……

    “喵呜……喵呜……”

    那猫好似告知到她的恐惧,又叫了两声,声音离他远了几分,她这才将将呜咽着转头望去,见那猫果然离她远了好像没有要伤害她的意思,这才试图动了动僵直的身子,待有了一丝力气借住着身后的大树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泥,壮着胆子朝猫咪走去,然后蹲下身子,手略微迟疑的伸向猫咪,见那猫不动这才将它抱起,踏着夜色疾步回家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