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520 > 玄幻奇幻 > 帝尊你媳妇红杏出墙了 > 第三十一章:自救
    三天,已经三天过去了,慕宁心真真是狠的彻底,自那日出现后便再也没有出现过,花颜虽恼过、怒过,但平静下来后想想,这样为好,她可以自由自在的熟悉这里,也可大大方方的寻找这洞穴的,只要她忍住,定能寻到开启洞穴的机关……

    兜兜转转数天,终于叫她找到了……

    四周皆是石壁坚不可摧唯有这地面散发着是厚重的泥土气息,等挖通略微潮湿的地面定能出去……

    “出去、出去,我一定要出去……”

    花颜坚定着内心的想法,爪子都鲜血淋漓了,但还是一刻不敢懈怠得到用爪子刨着地上的尘土,希望能有一日将它挖开,逃出生天……

    约摸两个时辰后,只听咯嘣一声的的,天不负有心人,终于将那块最为难啃的骨头有了松动的迹象,花颜心中一喜用爪子随手抹了一下额头流下的汗珠,更加用尽全力去刨……

    “叽叽……叽叽……”

    不知刨到何时只一个一小心,随着几声此起彼伏凄厉的惨叫声,她便掉进了挖了数十米的深坑中,她拼命的扑腾着四肢想要抓住些什么,阻止下坠却无力回天,只得任由身体下坠且速度越来越快,“咚”的一声身体重重的摔倒地上,强撑着最后一丝意识,朦胧间她好似见到了一座石像,还未待她仔细端详一番便眼冒金星昏了过去……

    ……

    当她有意识时只听得耳边传来滴答滴答的响动,她努力的睁开眼睛,转动眼眸四处寻莫一番这才发现原来是声音是从头顶传来的,仔细观察着,忽见有水顺着石缝中流出,只见她不管不顾的猛的将身子摊平似一个沙漠中行走许久嘴唇爆出死死,面容憔悴苍白,奄奄一息的人张着嘴汲取那来自自然馈赠的生命之泉……

    短暂的汲取了养分,她刻意减少自己呼吸频率,潮湿封闭的地方令人窒息,使得她行动力受到限制,就连生命力也会受到严重的考验……

    她本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孩子不知现在是何时亦不知如何出去,她本想就此放弃,但当她想要放弃挣扎时脑海中总会浮现出那日村里的惨状,想到此处她便又有了动力,休息片刻感觉身体有了一点力气,她便匍匐着往前爬去……

    也不知爬了多久,直到她被前方一面石壁阻了去路,她这才停止爬行抬头看去星光般闪动的眸瞬间暗沉下去......

    “对不起、对不起娘亲、爹爹颜儿可能做不到了......”她难过的垂下头,小小的手掌颤抖的抓覆着地面,小脸蜡白难掩失望的神,朦胧间她看见……

    “来人啊,将其二人带至断仙台即刻绞杀

    冰冷的话语在清颜耳边回荡,伴着绵绵阴雨,冰彻入骨!

    远远望去只见一头墨色长发,身着白袍,仙风道骨般的俊美的男子,似个尊贵的王者屹立于高台之上,给人一副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般的模样,不禁让人油然而生肃然起敬的神圣之感......

    “是,属下遵命!”

    一行身着戎装的人领了命令浩浩荡荡往高台走去,声势何其浩大。

    “走快一点,磨磨磨蹭蹭的耽误时间!”

    凶神恶煞的将领,将台下的妇孺押解着,缓缓带至断仙台,整个过程冷冰冰的,毫无一似怜悯之心。

    “娘亲,溪儿好怕!”

    溪儿小小年纪固然害怕极了,台下里三层、外三层密如蚂蚁般的人潮,溪儿紧紧扯着前面女子的衣裳不肯松懈一分一毫,轻咬着嘴唇,眸中布满了水雾。

    “溪儿不怕,娘亲在这!”女子将溪儿一把搂在怀中,将女孩的头按在肩头,轻声安慰道。

    “族长,清颜灰飞烟灭皆无怨言,但求族长,怜我稚子无辜就请绕了她吧!”清颜重重的叩着头,嘴里苦苦哀求着,希望男子大慈大悲,能网开一面放过自己的孩子。

    台上惜字如金的男子,闻声迟疑了一下,一个瞬移便来到清颜面前,他直视着跪在地上的卿言,眼神冰冷,不带一丝情感。

    “你了解我的!”

    男子修长的指尖将女子的下颌抬起,女子较好的面容暴露了出来。

    “族长,当真非要赶尽杀绝?”

    清颜心下猛地一沉。

    “你——我都不会放,更何况是她!”

    男子冷冷的甩开女子的略微清瘦的脸,眼神阴郁凶狠的撇了眼缩在一旁的孩子,嘴角挂着嗜血的笑意。

    “哈哈......我怎的忘了!”

    清颜白皙的小脸微扬,摇了摇头,轻笑着嘲讽自己“病急乱投医”了。

    台上的男子听罢,嘴唇紧抿,低垂的双手紧紧攥着,沉默着。

    清颜眸子紧缩,猛地抬起头,不再卑微的恳求,眼神刹那间凌厉起来看着高台之上的男子。

    “今日我定将你二人赶尽杀绝、挫骨扬灰,放方能善罢甘休!”

    男子看着清颜眼中浓烈的恨意,愤愤的咬牙,眸中早已是展露无疑的杀机。

    “既是如此,那便依照族规吧!”

    清颜拿出她最后的筹码!

    “你终于不再隐忍了?”

    男子一副意料之中样子。

    清颜微微侧目看了一眼,站在她身旁溪儿,缓缓蹲下身子。

    “溪儿在这乖乖等娘亲,娘亲一会就回来!”

    清颜温柔笑着,安抚着溪儿秀发,试图驱散溪儿的恐惧。

    “溪儿会乖!”

    女孩懂事的点点头,许是清颜的安抚起了作用,溪儿此时竟渐渐忘记了内心的恐惧。

    男子静静看着这一副温馨画面,禁不知不觉看得出神了,当他触及到溪儿那清澈无辜的眼神后,男子猛地一激灵,狠狠甩了一下脑袋,将心底那刚刚萌芽的罪恶感狠狠压下去......

    “不要再浪费时间了,开打吧!”

    男子态度冰冷的打断母女俩短暂且温馨的时光,以掩饰刚刚自己片刻展露出的善意。

    “杀了她……杀了她……”

    “族长英明神武……”

    四周围闻言都热血沸腾起来,叫嚣着。

    清颜站起身,轻轻念动咒语,身上的绳索瞬间化为灰烬,手掌一转将长剑紧握在手中,满身戾气。

    “族长,让属下同她打吧!”男子的属下立刻自告奋勇,想要在男子面前展示一下他的忠心耿耿。

    “放肆,我堂堂一族之长,岂能不敢应战!”男子沉声道。

    无关人等一一离场,刹那间,两人均杀气腾腾,气氛变得紧张了起来!

    “刷……刷刷……”

    空中两道白光纠缠在一起,互不相让定睛一看,只见男子持剑卯足力道直刺过来,招招稳准狠,直击清颜要害。

    清颜左、右躲闪,伺机而动,终是让她逮到机会了,手腕一转,剑锋直直从男子手臂出划过。

    “呵!”男子低头看了一眼被划伤的手臂冷哼一声。

    “天啊,她竟然伤了族长……”

    “就是啊……”

    台下见此情形顿时间议论纷纷,男子闻言面色阴沉,侧目淡淡暼了一眼对面,下属瞬间会意。

    “啊……娘亲……救我……”溪儿凄厉的叫喊声惊动了,本抢占上风的卿言,清颜微微侧目,只见一个身着戎装的侍卫,一手将溪儿高高举在空中,一手正拿着剑,正欲杀孩子,清颜眸光紧缩,一跃而起,将剑抛过去。

    天色愈加阴沉了,雨越下越密,绵密的细雨在两人面前形成了一道屏障,遮挡住了两人的凌厉的视线......

    “当……当……”两剑相撞在一起,重重的摔在地上。

    男子见此情形,眸光一闪,剑似一条灵活的蛇一般直直刺中清颜的后背。

    噗……”

    清颜一时不察遭了暗算,口吐鲜血,在强大的剑气压迫下,清颜连连后退了好几步。

    “咳咳……卑鄙无耻!”

    清颜狠狠淬了一口痰,沉声说道。

    “娘亲、娘亲……”

    孩子看到清颜被砍伤,哭闹着。

    “兵不厌诈比比皆是,你又何须恼怒呢!”

    男子满眼笑意。

    “你输了!”男子将剑重重的摔在清颜面前,神情平静的吐出一句残忍的话。

    “溪儿对不起,都是娘亲不好,娘亲不该把你带到这个世上了,让你受这等罪!”清颜泣不成声,指尖颤抖着,不停的抚摸着溪儿的长发,满心愧疚的说道。

    “溪儿给娘亲呼呼,娘亲就不疼了!”溪儿小手轻柔抚在清颜满是猩红血液手上,懂事的小心翼翼的吹着气。

    “娘亲不疼,一点也不疼!”清颜满脸笑意,温柔的对溪儿说道。

    清颜紧抱着溪儿,手下轻转,一把闪着银色光芒的匕首毫无觉察的插进了溪儿小小的身体里。

    “溪儿!”清颜撕裂的叫喊着,紧咬牙根,痛心掩面,声音都发着颤。

    “啊……娘亲……不哭……溪……儿……不……”

    滚烫鲜红的血液从溪儿口中流出,一句话还未说完,溪儿便没了意识,永久的闭上了眼睛。

    “溪儿不怕,娘亲和你一起走!”清颜绝望的抱着溪儿身体,从地上捡起男子扔在地上的剑,眼神冰冷的环顾四周,不带一丝留恋的自缢了。

    “来人,验尸!”众目睽睽之下,男子得到了想要的结果,但却还不愿就此了结,竟还厚颜无耻的找人验尸。

    “禀族长,二人皆已伏法!”下属恭恭敬敬的回禀。

    “很好,哈哈……”男子得到满意的答复毫不掩饰的得意着。

    “族长英明……”

    “族长英明……”

    台下再次沸腾起来。

    “事已了结,你们姑且退下吧。”

    男子挥挥手示意。

    台下众人闻言有秩序的一一退场。

    “咦,快看上面!”一道声音划破了寂静的。

    众人闻声抬眼望去,只见早已身亡的卿言母女俩身形竟渐渐化为花瓣飘散在空中,不多时便烟消云散了无痕迹……

    “嗯……”男子眸光一闪,冷哼一声,下属顿时会意。

    “还不快走,有什么可看的,难不成都想有此下场?”下属凶神恶煞的将众人轰散……

    朦胧间,苏醒时已是一切回归原点,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堂……

    世间种种皆宿命二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